首页 国内新闻 孩子在校跌伤额头 家长疑老师疏于照顾

孩子在校跌伤额头 家长疑老师疏于照顾

427

一名家长怀疑因老师的疏于照顾,导致孩子在校期间跌伤额头,更不满校方至今没有给予合理解释与答复。

来自中国的梁洪顺(36岁,商人)表示,为了让孩子可以接受多元的国际教育,他与妻子带着3岁的孩子到我国一所法国国际学校就读。

他说,孩子在该校念书至今两年,但在今年3月15日下午2时许,接获校方电话指其儿子在学校摔伤,由于伤口颇深,需要家长把孩子带到医院进行缝针。

他指出,到校后他发现孩子的伤口已经获得包扎,以为只是小孩玩闹时受的一些小伤,但到了医院后,他发现孩子的伤口深1公分,宽4公分,让他和妻子非常震惊。

梁洪顺与妻子蒋乐佳今日在行动党联邦直辖区公共投诉局主任游佳豪、副主任赖俊权及林晋伙的陪同下,召开记者会,诉说事件的来龙去脉。

他说,孩子缝了4针后,在医生的建议下在家休养一星期,但在回校后不到一星期,其妻子在4月1日为孩子洗澡时,发现孩子的下体有明显的抓痕,在询问之下,孩子称是被同级同学抓伤,而其他同学也有相同遭遇。

“我们之后也联系了其他同学的家长,该家长表示孩子确实也被同一个同学抓伤,但因为该名同学的特殊情况,受害同学家长决定不追究。”

校方没给予解释

梁洪顺指出,他与妻子之后到学校与校方会面,当中包括学校校长、孩子的班导师及一名负责翻译的老师。

“我们当时问校方为什么孩子会跌伤,校方给予的答复是,我孩子的班级当时在课室里午睡,但我孩子不愿睡觉跑到操场和年龄介于4至6岁的学生玩耍。虽然当时有数名老师在现场,但没人看见孩子如何跌伤。”

他不解,为何孩子的班级老师当时留在教室看着其他小孩午睡,却容许他的孩子离开课室与高年级的同学玩耍。

此外,他表示,本身至今不知道孩子在校园哪个地方跌伤,校方也没有打算改善校园的安全措施,只是表示以后老师会加强注意孩子的安全,避免相同事情发生。

“幼儿园的范围多数都时安全的,但为何我的孩子会跌伤至伤口深1公分?我们想知道孩子到底在哪里跌伤,最主要是希望校方可以处理该处的安全。”

至于孩子下体被抓伤,梁洪顺表示,虽然他的孩子及其他孩子都知道是哪位学生抓伤,但校方却以“还未接到任何投诉”而没有采取行动。

他指出,校方也说,由于孩子的受伤处在下体,有衣物遮蔽,孩子不说,老师也不会知道,同时,校方不能确定该伤口是不是在学校范围内弄伤。

“我们的孩子都是由我们亲自接送,不是在学校就是在家里,校方说不确定伤口是否在校园内发生,那是什么意思?”

他说,孩子跌伤的事件至今一个月,校方至今都没有给予他们的解释,而孩子600令吉的缝针费用,孩子之后的疤痕修复费用,也是一笔数额,但校方只赔偿了不到300令吉。

梁洪顺提出数项诉求,包括想要为孩子讨回公道,希望校方能够认真调查此事、要想法把孩子带到高年级班级认出推倒孩子的学生,还原事情真相、为家长提供一个全面的调查报告及承担孩子的医药费。

他也希望,任何掌握当时情况的学生或学生家长可以跟他联系,协助他们还原事情的真相。

无论如何,他表示,由于他们认为孩子还是有在该所学校学习的权利,因此没有让孩子停学,虽然孩子班级的家长手机应用程序群的管理员把他从群组里移除,但孩子在学习至今并未遭受不愉快的待遇。

投诉案交教育部

游佳豪在记者会后联系了校方,该校校长也亲自回应此事,并表示事件还在调查中。

校长说,由于调查过程中,出现不同的答复,有人指是男生推倒梁小弟弟,有者说是女生,也有人说没有人推倒梁小弟弟,因此校方至今无法给予完整的调查报告。

他也坦诚,由于梁洪顺在沟通过程中粗暴及过于激动,校方已经不愿与梁洪顺进行沟通。

游佳豪则表示,由于有关投诉关乎学校,因此他们将会把这起投诉案交给教育部,由教育部接手处理。

梁小弟弟的头上留下一道疤,让父母心疼不已。
评论功能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