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今日神州 「粵曲考級試」借力倫敦音樂學院 讓粵曲走向專業 唱響歐亞

「粵曲考級試」借力倫敦音樂學院 讓粵曲走向專業 唱響歐亞

大家都知道西方音乐演奏、跳舞表演等有分级去定你的专业水准,西乐乐器演奏都是透过评级制度来判定你的演奏水平,例如钢琴有1-8级,供爱好者来报考,如果学生都通过了考试8级或以上,就可教学或者继续考演奏级。中、西方音乐在香港共存,每个人按自己的爱好、特长选择艺术方向,而粤曲今年也开始可属于自己的评级制度,向西方音乐看齐,这是香港粤剧学者协会与西伦敦大学携手设立「粤曲评级」,考试参考英国西伦敦大学的英国伦敦音乐学院考试的评级机制,签发的证书受到英国政府的认可,并确认它的标准等同其他得到认可的考试。 ■采访:陈仪雯

虽然近年粤剧文化又开始受到关注,政府亦加以投放资源去推动,但是粤曲终究不能成为「贴地」的谋生方法或者主流娱乐。为了给社会、尤其新一代的青年人增加对粤剧的认同感,一众粤剧爱好者筹备了好几年的时间,为粤曲的社会地位提升迎来一个新突破。经过无数次的会议和讨论,非牟利机构香港粤剧学者协会冲出亚洲板块,联同现时隶属英国西伦敦大学的英国伦敦音乐学院,举办了首届「西伦敦大学伦敦音乐学院暨香港粤剧学者协会粤曲考级试」。这无疑把粤曲在国际地位推上了另一个层次,不再仅仅存在于广东、香港和澳门,也同时让这门艺术在英国及欧洲其他国家渐渐受到关注。

将粤曲带到专业领域

从八岁就开始登上粤剧舞台的黄绮雯,现在是香港粤剧学者协会的理事,她是要将粤曲带到专业领域的推手,也是评级试的其中一个考官。她从一个粤剧演员变成一个粤剧教师。

黄绮雯忆述早在16年前就已经有为粤曲加设考试评级制度的想法,因为她一直有个疑问,「既然大部分艺术学习,例如钢琴、唱曲、跳舞等都有评级制度,那为什么粤曲不能同样拥有自己的评级呢?」她尝试过给香港艺术发展局写计划书,希望在香港推广粤剧文化却没有被批核。1998年她成立粤剧少年团,招收5到15岁的学生,「因为我深深相信粤剧应该也是从小学习和培养。」同年她举办了一个粤剧演出,1,400个座位全院满座,反应热烈,而这一份感动让她坚持粤剧艺术至今。经过两年半和其他粤剧爱好者的努力,终于成功让粤曲评级,令学生可以有目标学习,在个人能力、知识、技术的层面上把这门艺术规范化。她感叹这个计划除了努力以外,也需要配合天时地利人和,不做就会太迟了。

目前他们设立的「粤曲考级试」考试参考英国西伦敦大学,一般音乐考试的评级机制,分为1-8级,考生可按自己的程度选择考试的级别。考试以唱为主,演唱部分占考试的80%,其余对话、视唱及听辨口试则一共占20%,满分为100分,得到65分为合格。除了分数以外,考官还会在签发的成绩单上给予评语,让考生更清楚自己的优点或者需要改善的地方。考官希望通过粤曲中的对话、轻音、旋律和乐理,反映出学生的理论知识,让他们除了唱作以外,也多花时间寻求理论、乐理知识。考生获证书受到英国政府的认可,并确认它的标准等同其他得到认可的考试。

伦敦音乐学院考试总监约翰.侯活(John Howard) :「我早在1980年代就对中国传统音乐很感兴趣,我觉得这次是一个很好的切入点,让我去支持粤曲 -中国其中一种传统风格的音乐。」约翰.侯活除了觉得给粤曲评级对双方机构都很有意义以外,还相信粤曲可以在欧洲受到更多人的认识。「我很希望,也相信有这个可能性。现时越来越多不同类型的文化活动,粤曲可以建立欧洲学生对不同文化的兴趣,也让他们有更广阔的视野。」

考试令学生钻研艺术

陈守仁博士,是评级考试其中一个考官,与粤剧团队做了很多研究工作,参考颁布资格,希望通过粤剧考级试,让学生可以梳理自己所学的粤剧知识,让他们可以精益求精地钻研这门艺术。「选择西伦敦大学是因为它的历史最悠久,创校已经达100年,向这所院校取经、学习考试制度非常重要,而且它还曾经与世界各地例如非洲、亚洲不同国家合办传统音乐考试,非常具认受性。我觉得这个评级试其实非常友善,因为它只是用来评估学生水平、理论知识,学生各施各法学习粤剧,但是这个考试并不抵触他们的学习方法,反而能给学生一个水平概念。」

这次评级试里有一个对考生年龄作出的有趣统计,当中没有任何一个介乎24-40岁的人报考,出现明显断层。陈博士认为,现象反映出这年龄层的人一般在打拚事业的阶段,粤剧是一门深奥的艺术,他们一方面没有太多时间学习,另一方面也比较崇洋。反而到了一定的年龄,步入另一个阶段,经济稳定也多出了时间,就会开始对国粹感兴趣。

「我会鼓励不同的人去学习粤剧,因为我们本身就说粤语,更容易领略很深的层面,反之学习西方音乐,语言和文化的不同,大部分人只能徘徊在肤浅的阶段。那样为什么我们不学习自己的传统音乐呢?」

香港粤剧学者协会会长湛黎淑贞表示,「考级试的目的,是提升粤曲演唱的水平。要是考生考虑把粤剧成为职业,他们可以成为粤剧演员或粤曲教师。现时学唱气氛浓厚,但水平参差。未来通过考试得到国际的认证,对学生上外国大学、香港的中学文凭试,都有帮助。」她又认为,当社会对水平要求高的时候,分级试、文凭试就可把从业人员的水平分高下。现在他们仍未发展至教师文凭试(约一、二年后就会举办),到时学生拜师学艺自会有所选择取舍。

拥抱近在眼前的文化珍品

粤剧于2009年9月30日获联合国批准,是香港首项世界非物质文化遗产 。居港的香港人每天都要用粤语沟通,而我们又经常强调市民必须撑广东话在社会上的生存空间,要延续一个语言文化,我们是否反思过自己对粤语的认识呢?如果通过粤曲我们可以抓住粤语的精髓,何不尝试从粤曲开始入手,了解我们每天都在用的粤语呢?香港人每天忙于改变,害怕无法跟上时代的步伐;赚钱,希望改善生活质素,但是我们有没有想过,最珍贵的是随着过去不同时代带到今天的文化艺术。现在,粤剧既被世界认可,也有专业资格证明,要是我们可以好好正视粤剧带给我们的文化资产,香港人对自己的内心会不会略增安全感,而不同年龄层的人会否开始欣赏粤剧,甚至以在地铁温习工尺谱而自豪呢?

曾经居住亚洲一段时间的约翰.侯活体会过社会瞬间的变迁,但是他希望人们不要畏惧转变,因为只要还有坚持的人,就有坚持的价值。「我觉得文化的改变是不可避免的。我以前住在新加坡,也有一样的情况,某些文化、习俗会慢慢没落。但是群体里面还是有活跃的一群,有年轻人接班,他们承传有质量的技艺和新发展方向。传统文化往往不是受社会瞩目的一群,但只要粤剧里还有愿意参与和付出的人,哪怕我们没有办法控制社会的建设和文化改革,它还是有推行的可能性的。」

评论功能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