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今日神州 日軍或曾在港進行細菌實驗

日軍或曾在港進行細菌實驗

辽宁收藏家获侵华日军密级文件 向本报独家披露研究所地址为上环坚巷

侵华日军曾在香港设立细菌研究所–一批近日曝光的1944年至1945年间日文史料,首次揭露日军曾在香港进行细菌实验的可能性。香港文汇报记者近日从该份史料的收藏者、辽宁民间收藏家张广胜处独家获悉,这批尘封已久的史料应属日军密级文件,详实且完整地记录了该研究机构的人员组成、业务概况、实验数据等,其中多个文档呈现日军在港进行细菌实验的极大可能。同时,文档中提及多个涉港地址,其中该研究所所在地明确记载为「香港中大正通(编者注:『中大正通』为街道名,即现今的坚道)」,即为香港上环半山的坚巷(Caine Lane)。

■香港文汇报记者 于珈琳 沈阳报道

张广胜是内地知名抗战文物民间收藏家。这批密级文件中的核心信息显示,其主人为日本陆军军官成田常次郎。

张广胜介绍说,该文件是他多年前购自于居日的成田后人手中。当年日本战败匆忙逃离,在日占区大规模焚烧细菌试验数据、结果等罪证,此批文件均为成田本人当年留下的底稿及私人照片。

业务表剖开研究所真相

在张广胜位于辽宁沈阳的家庭资料室里,香港文汇报记者亲睹该批史料文件的全部文档和历史照片,文件内容均为手写日文及部分英文、德文。

张广胜展示了一份标明为《香港卫生试验所细菌部业务分担表》的历史文档,其日期为「昭和十九年十月二十日」,即1944年该试验所的业务分担情况,其中明确记载「制造」、「研究」工作为成田担任,「试验」由新妻担任,而其中的人员结构正与香港细菌研究所相吻合。

张广胜认为,这份文件最核心也最强而有力地证明该研究所细菌试验、制造细菌的业务职能,也显示侵华日军在香港进行细菌实验的极大可能。

港卫生总局下设「厚生班」

在另一份标明「昭和二十年」(1945年)的《业务分担表(卫生总局)》,记录了当年香港卫生总局的主要负责人和各班组成员及业务区分。在其中写有「厚生班」(指负责医疗卫生和社会保障)的分组中,成田作为该小组的副职,协助负责防疫、保健卫生、细菌检索、痘苗血清制造等工作。

在这批史料中,张广胜向香港文汇报记者独家披露包括研究所所在地在内的几个涉港地址,包括「松原酒店」、「九龙地区支所」等。

香港文汇报记者看到,「松原酒店」这一地名是被印在一摞信纸的右下角,应为该酒店信纸,地址显示为「香港东昭和通(编者注:『东昭和通』为街道名,即中环德辅道中)十六号,广东市太平南路二十五号」。纸上内容为手写,部分涉及细菌研究所的试验内容和结果等。

经查证,松原酒店即为现今的香港告罗士打大厦(Gloucester Tower),日占时期为日本公司接管。

或以防疫掩饰细菌实验

作为最早接触该批史料的专家,沈阳「九一八」历史博物馆历史顾问崔俊国表示,侵华日军曾在大半个中国、十余个省份设立细菌部队,但在香港设立细菌研究所的史实还从未被揭开,其部队番号还有待考证。

崔俊国认为,日军曾经在香港大肆劫掠民众,送至广州进行活体细菌试验,而上述最新史料中的文档和照片可以证明,日军极大可能也在香港从事鼠疫等细菌的动物活体试验,而细菌实验正是日军细菌战的组成部分。若证实日军曾在香港进行细菌实验,这将成为填补历史空白、揭露侵华日军又一罪行的重大发现。

评论功能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