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砂州新闻 張守江:砂沙復邦修憲失敗 砂政黨聯盟應向砂沙人民道歉

張守江:砂沙復邦修憲失敗 砂政黨聯盟應向砂沙人民道歉

(本报古晋12日讯)砂行动党顾问兼资深律师张守江认为,砂政党联盟国会议员应对于国会抵制修宪的举动和做法,向砂沙人民道歉认错,不该再招遥过市,说三道四,语无伦次,强词夺理,误导民众,一错再错。
他称,常言道, “惟善者能受尽言”,切勿贪一身瞬间之爽, 而陷砂沙无穷的灾祸, 为后人所不齿,留子孙所耻笑,成千古罪人, 诚属不值。
他表示,近日来修宪课题闹到沸沸扬扬,政治人物越讲人民越觉得搞不清谁是谁非,很多关心砂拉越政治命运的读者希望他发表对修宪法的见解。因为课题重大,事关砂拉越人民身价与命运,身为马来西亚建国过程的见证者,及嗣后各条修宪在国会通过之后的受害者,自觉有义务站出来说话,让人民为子孙的未来做出正确的选择。
他形容,自从509国选,国阵联邦政府倒台之后,砂国阵政府就脱下国阵的外衣改名砂政党联盟,天天高喊捍卫砂拉越人民的权益,高调要联邦政府还原砂拉越于1963年马来西亚建国时代平等的宪法地位。他说,如要了解修宪的重要性,首先应该知道1963年建国时的宪法其真实内容是什么?在该宪法下,砂沙是否有平等地位?
他指出,1963 年马来西亚联邦宪法,第一条,第二节条文如下:
The States of the Federation shall be:
Article 1(2)(a) the States of Malaya, namely, Johore, Kedah, Kelantan, Malacca, Negeri Sembilan, Pahang, Penang, Perak, Perlis, Selangor and Terengganu ”
(b) the Borneo States namely, Sabah and Sarawak; and
(c) the State of Singapore.
1976年8月27日, 宪法第一条第二节的条文被修改后的条文如下:
Article 1(2) The States of the Federation shall be Johore, Kedah, Kelantan, Malacca, Negeri Sembilan, Pahang, Penang, Perak, Perlis, Sabah, Sarawak, Selangor and Terengganu。
因此,他强调,联邦宪法被此修改后, 砂沙两州的宪法地位被降为13州之一, 砂州国阵政府及其随从皆静声封口,不提1976年修宪后砂州被剥夺的权益。直到2013年国选,国阵受重挫,得不到选民的50%的支持率,只凭籍对执政党有利的选区划分而成为少数选民支持的政府,巫统主导的国阵才放宽对砂民的约束,砂沙人民喊出还原1963建国时的平等宪法地位的口号。但喊归喊,修宪的要求始终不能进行和实现。
自从509第14届国选之后,国阵倒台,希盟政府便着手成立1963年大马建国契约委员会,不到一年的时间, 便进行顺从砂沙人民的意愿, 还原其1963年的平等宪法地位, 于是在4月9日,在国会提出修改现有宪法第一条第二节条文的动议, 还原砂沙1963原有的宪法地位。
2019年联邦宪法(修正)法案,其全文如下:
The States of the Federation shall be –
Article 1(2)
(a) the States of Malaya, namely Johore, Kedah, Kelantan, Malacca, Negeri Sembilan, Pahang, Penang, Perak, Perlis, Selangor, and Terengganu; and
(b) the Borneo States, namely Sabah and Sarawak。
细看1963年宪法第1(2)条文的措辞, 相比2019年希盟修宪法案的条文字眼, 没有不一样,西马十一州是一造, 东马二州为另一造, 共分为两造, 还原砂沙1963年原有的宪法地位。新加坡(State of Singapore)已在1965年脱离了马来西亚, 就不该在2019修正法案的条文之内,故理应被删除在法案条文之外。
但是一批别有居心的政客及人士, 没有实际合理的理由来反希盟政府时,便以咬文嚼字的方式,提出似是而非的歪理,说要争取的是邦不是州, 但是不敢否认1963年原有的用辞是“States”, 其实按英汉国际大辞典, “States”可释为是国(如United States Constitution, 美国宪法), 也可释为邦和州, 关键的问题是原本的1963宪法用辞是“States” 如是要还原,也只能用原本的辞句,重点是原文用的字眼为依归和做标准。再说如果是“邦”,那么英文正确字体该是什么,也没有表明。
说实话, 这次的希盟政府, 愿意进行修改1976年宪法的该条文, 还原砂沙的宪法平等地位, 是千载难逢的机缘,砂希盟领袖不知花了多少吃奶之力, 说服希盟中央领袖,同意还原砂沙原有的平等权益, 得来不易, 也是国阵政府执政43年来无法争取到的局面。不幸的是,卻在砂州砂盟(GPS)的18名国会议员抵制和杯葛下而失败告终, 试问这批砂盟国会议员将如何面对砂沙两州的人民, 这次修宪的历史性壮举只差10票, 即可以获得三分二的多数票通过,令人伤心的是, 败在自己人(即砂州砂盟(GPS)18位国会议员)的手上,他们联同巫统,伊斯兰党和马华的国会议员群起杯葛,形同反对。
“我可以理解西马的巫统,伊斯兰党和马华国会议员的杯葛,抵制,因为修宪如果成功是削弱西马各州的政治地位。但是砂盟的18位国会议员卻也跟从他们一起来否决修宪还原砂沙宪法的平等地位,是我感到百思莫解。”
他指出,更有政治领袖, 和居心不良的投机政客说修宪是陷阱,不须太迫切进行。
“我们砂沙人民都已等了43年, 难道还要痴痴的多等几年? 修改宪法还原砂沙的宪法平等地位,不是他们一路来所梦寐以求的吗?不是对砂沙两州宪法地位提高到和西马十一州平等对立的地位吗?不是对砂沙两州人民有百益而无一害的吗?沙巴州国会议员支持修宪法案, 砂州GPS国会议员抵制杯葛, 实在令两州人民感到痛心和失望, 这个黄金机会可能一去不复返。”
“更有人联党的新秀们说这不是他们要的法案,内容没包括全部所求的权益。 试问, 没有同等的宪法地位, 又如何去争取已经被国阵政府时代断送的砂沙权益,再者,以同等地位去争取,还是以13州之一的宪法地位去争取我们的政治权益,哪一种地位比较有有优势?”
张守江是今日召开新闻发布会时,如是表示。
他指出,联邦首相署部长,刘伟强与国内贸易及消费人事物部,副部长张健仁,已经一再强调,修宪还原砂沙的宪法平等地位 ,只是开始的第一步骤,今后要去争取其他的权益有很多,还有一段很长的路要走, 只有按部就班来争取,不要还未长羽毛就想飞,欲速则不达, 这是常理。

评论功能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