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今日神州 業界忠告:扶持戲曲 忌向錢看

業界忠告:扶持戲曲 忌向錢看

西九戏曲中心开启未赢掌声(上)

适逢2019年是粤剧申遗成功10周年,今年粤剧界也有很多活动及演出。号称殿堂级演出场地的西九戏曲中心,终在1月20日开幕,可惜未赢得业界热烈掌声。无论开幕前后,团绕戏曲中心的各种争议声不绝于耳,好看但不实用、租金贵、规范每场录影不合理、拆账太高等等。然而,这个崭新的文化地标将如何令本地粤剧、其他曲种蓬勃发展?有人希望戏曲中心能起承前启后的作用,有人期待粤剧借戏曲中心之功能,成为精致艺术。那么,戏曲中心应如何扮演与发挥自己的角色?仍是值得探讨。■采访:香港文汇报记者 朱慧恩

对戏曲中心应如何扮演与发挥自己的角色?香港《文汇报》访问了相关人士,他们提出些建议。

新娱国际综艺制作有限公司的负责人丘亚葵曾是粤剧发展谘询委员会成员,他近年以有别传统的制作方法,制作多部粤剧演出。作为商业机构的营运者,他期望戏曲中心的措施有更大弹性,他也希望西九勿忘初心,要积极扶植戏曲发展,避免令戏曲中心沦为纯演出场地。

丘亚葵表示乐见戏曲中心的落成,他亦坦言戏曲中心说不上是自己的心愿。其实,现时粤剧不乏演出场地,诸如演艺学院、高山剧场新旧翼、油麻地戏院及新光戏院等。早前戏曲中心开台日,他以观众身份入场观演。「从观众角度来说是好场地。座位舒服,视野无阻,坐在二楼也不觉得距离(舞台)太远。」 

拆账需弹性

从经营者角度看会有不同,一千零几个座位即使爆满收入也不多。场租与拆账率同为业界诟病,不过,丘亚葵对场租、拆账率倒有一些看法。「戏曲中心的场租较康文署其他场地贵,因为主力做戏曲,相对演艺学院、新光戏院,又不算相差太远。」8%的拆账率被批过高,他说:「他们想将粤剧提升到另一层次,让真正有能力、有观众的团体来演出,所以8%也正常。」然而,虽然他认为8%的拆账率不算高,但他指出:「相关团体入来演出,都希望能维持成本。红馆的拆账率为20%,但胜在银码够大。红馆一场爆满可有700多万,但戏曲中心一场爆满是40多万。所以拆账的制度有必要存在,但亦希望能有弹性方案,例如根据班底资历,调节拆账比率。对于有质素的班底在场租、拆账率上能给予更大弹性。」

定位应立足香港面向全国

虽然戏曲中心被指场租过高,但西九表演艺术行政总监茹国烈早前在接受访问时,表示西九已批出超过30个团体的演出申请,但对于挑选演出团体的准则,业界也暂未明确。

丘亚葵最近亦宣布粤剧名伶龙剑笙(阿刨)年底将在戏曲中心演出15场《帝女花》,他自言幸运,能成功申请场地。「虽然戏曲中心不是唯一选择,但戏曲中心是新场地,既然开幕了,不妨试下。」丘亚葵认为戏曲中心的优胜之处在于其自由度大。虽然西九表明戏曲中心以发展粤剧为主,但它的可能性却远不止发展粤剧。丘亚葵提到,有不少人仍以为戏曲中心是粤剧中心,但事实上现行已有不少扶持粤剧发展的措施,戏曲中心的定位反而是立足香港,面向全国。

西九管理局须自负盈亏,因此有人担心西九为了收支平衡而降低入选门槛。「他们有一定压力,不能蚀太多钱。西九始终是半官方机构,无政府支持便无资源,但它又不是纳入政府体制,所以好矛盾。」他提到,若然戏曲中心的使用率低时,难免要面对现实。「最后变成一个演出场地,而非戏曲(演出)多了场地。」

对于戏曲中心未来的发展,丘亚葵认为「做旺个场」应是首要任务。「例如举办剧本创作比赛,一年选择两套作品,处心积虑铺排制作,培养明星,让新人有更多的曝光机会。」另一方面,对于有质素的班底,在租用条件方面亦可更为弹性处理。「总不能民间有民间申请,另一边(西九)就繑埋双手等Booking。」

他更期望西九勿忘初心。「只往钱方面看就『死得』,必须严选演出的对象。如果要揾钱,就不要讲戏曲。」他表示,既然戏曲中心落成,最重要还是扶持戏曲发展。

戏曲涵盖不同类型的曲种,如粤剧、京剧、昆曲等,虽然戏曲中心非只为粤剧服务,但戏曲中心落成,亦多得本地粤剧界人士争取。因此,如何借戏曲中心推动粤剧发展,难免成为焦点。早前,有文化评论人便提到,「(粤剧)在众多需要大量政府补贴的表演艺术之中,它仍是唯一能在港生存的商业剧场。亦应以粤剧演出为主。」

培养接班人吸引年轻观众

近年,丘亚葵积极参与粤剧推广的工作,参与粤剧制作。相比起演唱会,丘亚葵坦言粤剧难搞十倍。「粤剧的观众量不像流行音乐般广,从商业角度来说,把钱投资在粤剧上回报不大,甚至是『烧银纸』。」然而,他乐见戏迷看得高兴,而自己也喜欢粤剧。「贵为粤剧四大戏宝之首,我一直都很喜欢《帝女花》。」他说。于是便促成了年底的《帝女花》演出。

像《蝶影红梨记》、《帝女花》等固然是耳熟能详的经典剧本,但丘亚葵坦言更加关心如何令粤剧界的年轻一辈有更多的曝光率,以及创作出新剧本,吸引年轻观众。「近年像政府、八和会馆,都积极推广粤剧,令粤剧开始普及,但吸引观众也很重要。因为无剧本,戏行七成做旧戏。当年一个大老倌在台上唱半个钟,观众都不觉闷,但现在很难一个人Hold一个台。说粤剧式微,又不是,是无人接班,无师傅无人教。」故他认为培育「新血」是必要的事,而且必须要「长线投资」。

另一边厢,丘亚葵又积极突破传统,在旧有模式上加入新元素,吸引更多观众。台湾著名作家白先勇近十多年不遗余力地推广昆曲,自2004年起,他与苏州昆剧院合作,制作青春版《牡丹亭》等多部经典作品,改良剧本、舞台设计等,吸引年轻观众。「粤剧的基本传统要保留,但不改,一样死,年轻观众不接受。」所以,在制作上,丘亚葵打破传统模式,在灯光、布景、音乐上花更多心思。他表示,在大数据时代下,粤剧制作要创新,便需要在这些细节位思考,把戏曲娱乐化,让粤剧更接地气。

评论功能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