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今日神州 夢歸一曲紅樓 傾盡一生才華

夢歸一曲紅樓 傾盡一生才華

「我这一生小心谨慎做事,只有这么一次,胆大妄为选择独立接下了《红楼梦》作曲的任务。四年多的创作折磨,写得苦、写得难、写得累,但是写得过瘾。我把全部的才华都献给了《红楼梦》。」为《红楼梦》作曲,是中国著名作曲家王立平创作生涯中最浓墨重彩的一笔。如今三十多年过去了,87版《红楼梦》全套主题曲(下简称《红楼梦》)依然被公认为绝世经典,难以逾越。■ 香港文汇报记者 王欣欣 黑龙江哈尔滨报道

前不久一个明媚的上午,香港文汇报记者见到了年近七十、面色红润、精神矍铄的王立平,他拿着一张友人刚刚送的旅游照片高兴地对香港文汇报记者说,「这张照片把我照得好,牛仔裤,双手插兜,这个动作显得我很『潮』、很时尚。」堪称音乐大师的王立平有着太多的传世名作,身兼中华文化促进会副主席等十余个社会职务,因亲手创办中国音乐著作权协会而被国外音乐同行称为「中国音乐著作权之父」。可在大多数观众心中,《红楼梦》才是王立平为中国音乐立的一座不朽丰碑。

对于那段创作经历,王立平用「置自己于死地而后生」来形容,甚至说,「再创作一次就要跳楼」。然而,巨大的创作压力背后,正表现了一个艺术家对艺术创作的精益求精和执着献身。

结缘剧组 艺梦成真

「创作《红楼梦》,我受到的磨难是空前的。」这是王立平评价那段经历,说过最多的一句话。1982年,41岁的王立平以 「满腔惆怅,无限感慨」为音乐创作基调,用整整一个下午的侃侃而谈,征服了《红楼梦》剧组的专家和顾问,独自接下了全套曲目的创作任务。可兴奋劲刚过,王立平就陷入了深深的抑郁,坐在钢琴前,脑子一片空白。「我从小就喜欢《红楼梦》。这部艺术作品是伟大的,不但经典,还代表着中国人精神的核心灵魂。我能与曹雪芹结缘,这是人生幸事,可如何把他的伟大作品尽可能把握再现,让大众喜欢接受,这是创作过程中我接受的长久拷问、折磨和逼迫。」

王立平说,为《红楼梦》作曲,与以往创作不同-不能只体现作者的感受,而要把曹雪芹的思想、艺术境界、笔下人物的真实特性原原本本表现出来。按照《红楼梦》的艺术境界需求去写,作这个决定,王立平冒了很大的风险。因为对于广大受众来说,大多数人的思想境界与曹雪芹作品的真正表达还是有一定距离。王立平只能去无限努力接近原著的深度,但至于能否让大众喜爱,王立平的希望就是一半以上的人能喜欢。

王立平的写作速度曾是乐坛佳话。他曾在三天之内写出《太阳岛上》、《牧羊曲》。但这一回,他用了整整一年时间,才写出《枉凝眉》和《序曲》。忐忑不安地将这两段投石问路的曲子交给剧组时,几乎是捂着耳朵静待大家狂风骤雨般到来的「批评」,但是出乎他的意料,歌曲得到了剧组上下、乃至红学家们的一致好评。

王立平表示:「当时完全没想到会真的成功了,我想还是因为它符合中国人的感情脉络,老百姓是我的知音。」

独钻文本 日日废寝

「长期把自己置于剧中人物的思想中身临其境,不这样就很难接近和认知曹(雪芹)在想什么。只有这样才能感受到他的那份痛苦、大爱和快慰。」为谱写全剧音乐,王立平耗时四载有余,呕心沥血,为寻找只属于《红楼梦》的音符,付出了艰辛的努力,身心几乎到了痴狂的地步,饿了就吃点最简单的,困极了就上床躺一会,醒来就接着看文献写乐谱,甚至梦里都是贾宝玉和林黛玉。「四年多,我没有一天好日子过,每天都是在极大的压力下反覆地推敲,也从来没有哪段乐曲是靠灵感而写,都是从《红楼梦》的字里行间挖出来的」。他回忆道,1986年写完《分骨肉》一曲后,不知为何,自己趴在钢琴上痛哭不已。

有人说,小说《红楼梦》是曹雪芹用文字写下的不朽传奇,而王立平则是用音乐重新谱写了一曲空前绝后的千古《红楼梦》。

踏实从艺 看淡成绩

对于「空前绝后」一词,王立平说,未来适合的时候、适合的人终究会不断超越前人。但是历史是不可比较的,每一个经典都是有其特定时代背景。他说,当今艺术一个很大的软肋就是人们比较浮躁,不想花真正的功夫,又想获得荣耀。「急功近利,是文学艺术的大忌……」

评论功能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