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今日神州 華逝者屍骨難覓 一掬黃土寄哀思

華逝者屍骨難覓 一掬黃土寄哀思

香港文汇报讯 综合中新社及人民网报道,昨日是埃航空难遇难者的「头七」。ET302航班客机坠毁的荒原上,来自中国的救援队员和义工在炎热的天气里连续几日搜索;不少家属都请求他们,无论如何再帮他们找找亲人留下来的东西,哪怕是一张机票也好。但是,恐怖空难令遇难者几乎尸骨无存,家属和救援队员心中无比煎熬。「对死者总要有个念想,但我真的尽力了。」救援队员说。

没有了蹲守的记者,也没有了浩大的调查团队,更没有大批围观的村民,有的只是零星前来祭拜的遇难者家属,默默搜寻有价值遗物的义工,以及偶尔骑着毛驴经过的农人,一切都归于沉寂。

蓝天之下,如果不是深达近20米的大坑略显突兀,这里就像什么也没发生过一样。很快,这个大坑就会按照国际惯例被填平,而在埃塞俄比亚的雨季来到后,植物会重新生长出来,将一切掩盖。

荒原乌鸦「无情」 搜寻希望渺茫

过去的六天里,这片荒原成了在埃塞的记者最熟悉也最不想面对的地方–成群的乌鸦遮天蔽日地盘旋在飞机残骸上空,这一幕似乎只有在恐怖电影中才能看到。特别是那刺耳的聒噪声,令人听了无比烦躁,更是为这里蒙上了一层厚厚的阴影。

乌鸦们的目标大多是遇难者的遗体。只不过,这里所谓的的「遗体」实则只能称之为「组织」,它们早已随着飞机坠地的一刹那飞散到近10,000平方米的荒原之上,再难找寻。

救援队员赵志伟说,他发现的最完整的「遗体」不过是一大一小两只手掌,这也在另一层面印证了空难发生瞬间的惨烈。

当地炎热的天气,则很快让这片荒原弥漫着难闻的气味。

不少救援队员都曾呕吐过,因此他们很少在事发现场吃东西。赵志伟说,一则是因为气味导致的身体不适,二则是因为心里的压抑让他们毫无心情。

26岁的赵志伟一改往日的阳光快乐。他如今很少说话,并且经常会在夜里惊醒,「我这几天就没睡过一个好觉,心里特别堵得慌。」

比他更难受的是遇难者的家属。「死者为大」的中国传统让他们很难接受亲人尸骨无存的残酷现实。不少家属都曾请求过赵志伟,让他无论如何再帮他们找找亲人留下来的东西,哪怕是一张机票也好。

赵志伟与记者好几次提起过他的无奈,他说自己理解这些遇难者家属的心情。「对死者总要有个念想,但我真的尽力了。」赵志伟甚至曾为此急得哭过,更是吃不好睡不好。

直到他把好友金也淘的护照找到,总算是让心里的一块石头落了地。「我和他的家人抱头痛哭,一直哭到了眼泪流不出来为止,那一幕我这辈子也没法忘掉。」他说。

而更多其他的家属是只有将现场的黄土捧回来一些;而他们逝去的的亲人,从此只能寄希望于在记忆或梦中和他们相聚了。

埃航承诺赔偿 允家属带回土壤

当地时间15日下午,在安置ET302空难遇难者家属的亚的斯亚贝巴Skylight酒店,埃塞俄比亚航空公司举行发布会,埃航首席执行官格布勒玛里亚姆和部分埃塞官员出席,面向所有遇难者家属就他们关心的问题进行回答。发布会持续了近两个小时。

在发布会上,家属反覆要求埃航方面公布空难后续处理工作时间表,格布勒玛里亚姆表示将在当晚制定相应日程表和遗物领取计划,并会在当地时间16日向全体遇难者家属公布。

埃航的赔偿方案尚未确定,但已表示将先给予家属部分赔偿和慰问金,金额及发放时间未确定,领取前需要遇难者家属的相应证明。

对于有家属提到的「空难现场是否可以留下作为永久纪念」,埃航方面表示他们也有相关想法,但需要和当地政府及居民进行沟通协商才能确定。针对「空难现场土壤是否能带出境」的问题,埃航方面答覆将向家属提供相应证明,可以将土壤带出埃塞。很多家属在空难现场难以找到可辨认的遇难者遗物,以取走现场土壤作为替代。

家属还提出DNA鉴定的时间长短、鉴定机构的权威性、遗物的调查认证等问题,但埃航方面都未给予正面回答。

10日上午,埃航客机ET302在起飞六分钟后失去联络,最终坠毁,机上157人全部遇难,其中有八名中国乘客。事故原因仍在调查中,埃航已将失事客机的黑盒交给法国民航安全调查分析局,将会对两个黑盒中的飞行数据记录器和驾驶舱语音记录器中的数据进行分析。

评论功能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