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今日神州 民間抗戰文物收藏家張廣勝:邊境線上護文物 三萬藏品證史實

民間抗戰文物收藏家張廣勝:邊境線上護文物 三萬藏品證史實

642

今年是南京大屠殺死難者國家公祭日設立的第五年,連續4年以唯一民間收藏家代表身份受邀參加南京公祭的遼寧瀋陽著名抗戰文物民間收藏家張廣勝說:「文物屬於國家,我只是保管者。」張廣勝以家國公心看待自己20年來的收藏工作,更希望用靜陳在他家庭抗戰紀念館中的3萬餘件文獻史料、實物藏品,講述中華民族14年抗戰(從1931年「九一八」事變開始,直至1945年日本投降期間中國反抗日本侵略的戰爭。)的不屈與苦難。

■香港文匯報訊記者于珈琳 瀋陽報道

在黑龍江省東寧縣,二戰時日軍曾在此修建了長達110公里的要塞陣地,囤積過大量軍火和軍用物資,而這條中俄邊境線也是張廣勝發掘、收藏抗戰文物的起點。自1997年第一次踏入這片被稱為「亞洲最後二戰戰場」的土地,張廣勝已走遍黑龍江邊境線的各個山村,遍及當年日軍修建的17處軍事要塞和駐軍營地,藏品中八成以上也出自這裡。

羊倌引路「入軍營」

回憶起第一次走進這個村莊時的景象,張廣勝不無感慨。他是跟着偶然相識的羊倌來到這裡的,令他驚奇的是,幾乎每一戶家裡都有文物的蹤跡–日軍的鋼盔就蓋在田裡的苗上保溫,務農時村民背上的就是日軍水壺,腳上穿的是日軍皮靴……他得知這裡曾是當年的日本軍營,不少日軍武器裝備都成了村民的生活生產用具,也是從那時起,他決心不計回報為國家守護住這段歷史。

毋懼艱難搜罪證

他一方面以合理價格從村民手中收購這些實物,另一方面也深入荒無人煙的洞穴、山林參與發掘,甚至他曾在虎頭要塞附近的一處廢品收購站搶救回了一口即將被運走處理的日軍大鐵鍋,這正是日軍侵華期間在此生活而留下的極其重要的罪證之一。正是這種不求回報的辛勞守護,避免了不少重要文物在民間的流失,也因此激發了邊境村民的愛國情懷,至今他都與當地村民保持着良好的關係,只要一有發現,村民就立即通知他,他便會第一時間趕到現場。

6000藏品捐國家

在侵華日軍南京大屠殺遇難同胞紀念館館藏文物中,一面書有「南京入城」等文字的日軍太陽旗(見右圖)堪稱最珍貴的實物型文物之一,也是南京大屠殺的鐵證-這正是張廣勝捐贈的文物。至今,他已無償向包括該館在內的瀋陽「九一八」歷史博物館、中國人民抗日戰爭紀念館的國內三大主題紀念館捐獻史料和藏品6,000餘件,其中有上百件被定為一至三級文物。

「這些文物的價值不是用錢能夠衡量的。」張廣勝從未對藏品加價轉手出讓賺錢,「收藏不是做生意,捐給國家、展示出來,讓世人更深入更全面地了解那段歷史,是一個收藏者應有的責任和擔當。」今年,45歲的張廣勝再次向南京大屠殺遇難同胞紀念館捐贈了12件抗戰文物。

儘管在南方經商多年,張廣勝卻也常要為收購一件幾萬元的藏品苦心籌款,「從參加工作到下海做生意,我至今的所有積蓄都投入到這些文物中了,它們才是無價的。」如今,每當相關紀念館需要某件文物找到他,他依然毫不吝嗇。南京利濟巷慰安所舊址陳列館館藏中,九成以上的文物都出自他的捐贈。

初心源自「戰士信」

這份銘刻國家歷史的初心,萌芽於張廣勝的學生時代。上世紀80年代,還在上小學的他收到了一封雲南老山的回信,那是他響應學校號召給對越反擊戰戰士寫信後的回音。

這封來自一個參戰指導員的回信中,形象描述了戰場的死傷慘狀和無名戰士不畏犧牲的精神,這封至今仍被張廣勝珍藏的信件在他心中留下了「為國守土是英雄」的烙印,也讓他萌生了崇尚英雄的民族情節。

评论功能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