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今日神州 泰斗先後離世 國學承傳道遠

泰斗先後離世 國學承傳道遠

港须补足国学课 播丰盛中华文化

[编者按]国学巨擘饶宗颐今年初仙逝,再次引发社会深思香港的国学文化议题。在这个商业与功利挂帅的城市,要推动国学发展确是挑战重重,随着上一代深富中华文史哲艺术素养的贤人老去,国学甚至有「凋零」之议。香港文汇报今起推出系列报道,探析现今国学面对的挑战,并述说年轻一代继承状况以及复兴愿望。

香港社会制度严谨、英才汇聚、集中西文化于一身,商业金融等成就享誉全球,然而国学领域过去多年都似未受重视,治学氛围难成气候,有心传承的年轻人寥寥无几。多位本港国学界代表人物接受香港文汇报采访时都强调,当代世界国学素养有其必要性,而人文训练对社会发展更影响深远,惟现时特区政府以至民间对此却相当忽视,教育制度、社会氛围观念、前景出路等亦存在缺失,香港须补足国学这一课,传扬丰盛中华文化,任重道远。■香港文汇报记者 柴婧

广义上,中国古代现代的文化和学术皆属国学,包含文学、历史、哲学、地理、书画及音乐艺术等诸多范畴。今年间,包括饶公、金庸等于香港让中华文化发扬光大的泰斗先后离世,对照现今社会文史哲长期被忽视的状况,更掀起「无以为继」的叹息,国学之蓬勃发展成为妄谈。

难觅深度作品 局限师生视野

香港的应试教育常被人诟病,而这也遏制国学的普及与发展。理工大学人文学院院长、香港孔子学院理事长朱鸿林表示,在学校考试导向下,教科书只针对考题要求而编写,无法将中华历史文化不同课题的争议及前因后果讲得透彻,即使是课外参考书,也较难找到对学生来说很好读的历史作品,结果就是局限了教师学生的视野,关心的范围不够远大。

以中史科为例,朱鸿林指自己曾与一些中学老师接触,发现不少人都有立志做好老师,但整个教育环境均以学生考试成功为目标,授课时间亦有限制,未能好好为年轻人培养历史文化的国学基础,直言「现在的学生还没有港英时期接触得多」。当中学相关课程设计、教科书、师资等未如理想,即使在大学历史系,具坚实基础的学生也屈指可数,导致「现在的80分,可能是我年轻时的50分,水准已经不同了。」

饶公生前指定的香港大学饶宗颐学术馆馆长李焯芬则表示,教改后相当长时间内,中史没有成为中学必修科,令即使选择大学修读历史文化专业的学生,亦表现出基础较差情况。他认为香港社会有关学习中国文化历史的氛围,甚至较数十年前知识未普及时更差,感叹说:「自己国家的历史地理文字都不重视,你讲什么民族感情呢?中文都不重视,谈什么国学呢?」

他忆述在自己年轻时代,投入热爱中史文化的学生亦是少数,与现时情况相去不大,「但整体大家都会读中国历史,知识基础确是优于现在。」

李焯芬提到,在日常生活层面亦出现愈来愈忽视人文的趋势,例如媒体由于自负盈亏及市场导向,多集中注重娱乐性,鲜有国学相关内容,同时政府亦未见大力承担推广工作,以往包括《每日一词》等讲解中华文学文化的节目,近年已买少见少。

「港人讨论话题离不开赚钱」

香港首家国学院-浸会大学饶宗颐国学院院长陈致则认为,总体来讲,香港喜欢读书的人太少,也直接影响国学的传播及发展,难以从中培养传统人文价值,「太功利了,没有人觉得读书是生活中必须要做的事,讨论的话题亦离不开赚钱等现实的东西。」

他认为,这和香港生活节奏太快、生活压力太大,没有空间、时间读书有关,同时这也是从小应试教育带来的负面影响。

李焯芬又表示,由于香港欠缺相关历史文化产业,于大学读历史的学生毕业后一般只能选择做中学老师或甚至转行,仅少数成绩特别优异者会继续进修有机会当大学教授,出路有限也令许多年轻人对投身国学、历史等却步。

评论功能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