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今日神州 辭高職育新血 傳武道續武脈

辭高職育新血 傳武道續武脈

儒家拳掌門人潘立騰 堅持外練武學內修心性

「武學與武德,是儒家拳傳承百年的精髓與風采。練武是在鍛煉身體,是在磨煉心性,也是在傳承中華文化。」今年53歲的潘立騰是福建省非遺項目儒家拳的代表性傳承人、第五代掌門人,在還原武學成其武道的探索中,也將儒家拳傳承給下一代。在潘立騰看來,儒家拳法以獨特的仿生(儒、魚、雞、狗)武學並融匯聖人的哲學思想貫穿於拳路中,凝聚着先人的智慧,內涵豐富,應該生生不息傳遞下去,「特別是像儒家拳這樣的稀有拳種,因為傳承人不多,所以更應後繼有人。」

■香港文匯報記者 蘇榕蓉 福州報道

周末的福州文廟,已然成了儒家拳的武術傳習基地,逾三十名青少年身着紅色武服款款走來,他們時而「前空滾翻」,時而「儒生甩袖」,有板有眼地展示着儒家拳裡的四大代表拳法–儒法、魚法、雞法和狗法。一身黑色中山裝的潘立騰展示拳術時身輕如燕,動作行雲流水,身手之矯健絲毫不遜於在場任何一位年輕弟子。

動作簡單但力度不容小覷

據潘立騰介紹,儒家拳的動作雖簡單,但力度卻不容小覷,它的技擊特點就是集上下中盤為一體,纏中帶擊,擊中帶纏,不纏不擊,上盤手纏,下盤腳纏,中盤折擊,上下中盤並舉。

談及習武,潘立騰充滿自豪和滿足感。他的師爺何國華曾是國民革命軍十九路軍的國術教官,早年拜香店拳宗師門下,學習香店拳,後來在機緣巧合下偶遇儒家拳名家,遂跟隨其學習儒家拳,從而兩拳兼修。

1979年,潘立騰14歲時拜儒家拳第四代掌門人涂基清為師,和一群師兄弟跟隨師傅習武。「在當時一眾徒弟中,我不是最出色的那個,但我是練習最勤奮的一個,也是跟着師父身邊習武到最後的一個。」從此,潘立騰接過儒家拳的傳承,這一練,便是40年。

稀有拳種漸被世人遺忘

因儒家拳是稀有拳種,隨着時代的發展越來越呈現出被世人遺忘的趨勢。數年前,潘立騰辭去企業高管的職務,全心全意投入培養傳人的工作中。悉心栽培,如今潘立騰身邊也有了能繼承儒家拳的「得意門生」。

「武學如同習武之人的影子,能跟着一輩子。」潘立騰認為,父母支持、孩子喜歡、體質良好、努力刻苦,都是學習儒家拳的必備條件。想要傳承中華武術必須從娃娃抓起,在孩子身上,他看到了儒家拳在未來繼續傳承的希望。

「練成一個動作往往需要成千上萬次重複打磨。」潘立騰說,這一定能為練武之人塑造堅韌不拔的心性。

創校園武術操鍛煉孩子

作為儒家拳的傳人,潘立騰立志讓更多的人認識儒家拳。近年來,潘立騰身體力行,以儒家拳為藍本創造出一套更適合孩子鍛煉的校園武術操,每周一到周五,他都到福州晉安附小、琴亭小學等不同學校,帶領着孩子利用課餘時間一起鍛煉。

同時,潘立騰堅持每周末和寒暑假對青少年開展傳承培訓,因長期致力於對本土非遺拳種的傳承和交流,福州市文廟儒家拳傳習基地曾被福州市文廣新局授予福州市非遺保護項目示範基地的稱號。

作為福建省級非遺項目,儒家拳傳習基地每年都從學員中選拔出佼佼者,堅持上香磕頭、拜師遞貼、賜入門書等拜師古禮,並記錄進非遺儒家拳的傳承譜系中。

潘立騰坦言,培養傳人並不容易。「拜完師會有強烈的『傳承人』的責任感。」潘立騰猶記當年拜師時的「熱血沸騰」。

現在潘立騰的入門弟子有92名,記名弟子1,679人。「在生生不息的傳承裡,儒家拳也歷久彌新。在傳承技藝後繼有人的前提下,我會更好地服務當下,為武術早日『入奧(奧運會)』,並爭取早日把儒家拳升級為國家級非遺。」。

评论功能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