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今日神州 貧家愁聖誕 何日聞佳音

貧家愁聖誕 何日聞佳音

每逢佳节,美仑美奂的布置、热闹的街道,为大街小巷注满浓厚节日气氛。同一天空下,节日的快乐又有否飘到弱势社群身边?有学童因家中没有电脑,要经常到公共图书馆做功课;有一家四口居于70尺防房多年,申请公屋6年仍未能上楼;有疾病缠身的长者,希望政府增加医疗券金额,以应付日常的支出。香港贫富悬殊问题严重是不争的事实,长者、防房家庭及贫童面对贫穷问题各有苦况,他们或许不敢思考如何欢度节庆,只能许下愿望,再静候特区政府为他们「报佳音」。 ■香港文汇报记者 陈珈琋

三宗个案 一种愿望 谁来援手

【个案1】综援姐妹:想有电脑做功课

所谓「赢在起跑线」,近年不少家长豪掷千金,投资小朋友的未来。同一天空下,有小朋友因家境问题,未能报读心仪的舞蹈兴趣班,只好透过YouTube来自学。不过上网对她而言亦非易事,一部电脑是她的圣诞愿望,亦可能是她最大的奢望。

今年就读中一的乐仪,与妈妈及8岁的妹妹乐童住在柴湾一个公屋单位。

她说,妈妈需要独力照顾她俩的日常生活,所以没有时间工作,一家三口只能依赖综援维生,「虽然一日三餐可以解决,但我们每日4时半便要吃晚餐,那其实是妈妈午餐时一次过煮的,睡觉前肚饿只好吃饼干。」

乐仪坦言,明白妈妈的经济负担很大,即使很想学跳舞及钢琴亦不敢说出口,「小学三年级时有学过一段时间舞蹈,那时候5堂收费逾4,000元,后来妈妈说太贵了,我便主动提议不再学。」

她忆述,其实心里十分希望可以继续学下去,后来发现网上平台有不少舞蹈教学,想到可以自己学习,便没有那么难过了。

不过,乐仪说家中没有电脑,所以每星期亦会到公共图书馆3次,除了观看舞蹈的教学,更多是应付学业所需。她直言,学校规定使用网上智慧平台,加上不少功课亦涉及电脑,故已习惯穿梭于图书馆。

她提到,有一次适逢周四图书馆闭馆,老师却给予一份需要利用电脑完成的功课,结果翌日无法准时交功课,只能眼白白被老师在手册上写下「欠交」二字,「很无奈。我也有和妈妈提出想买电脑,但她说要先储到钱。」

盼设课后学习券

现时综援金额是基于政府在1996 年进行的综援检讨,并设有按年调整的机制,惟不少人批评金额已偏离基层市民的消费模式。

乐仪表示当年并没有电脑等科技品的需要,故现时的综援金额并不足够。

她希望政府重新检讨综援计划,并重新制定符合现今社会需要的金额。她又提到,妹妹喜欢画画,希望政府设立课后学习券,让她们可以培养自己的兴趣。

【个案2】防房户求安乐窝 促建过渡性房屋

近年公营房屋供应严重不足,「3年上楼」目标沦为空谈。根据房屋委员会数字,一般公屋申请者的平均轮候时间为5.5年。从事装修工程的彭先生轮候公屋已近6年,防房租金已占家庭总收入的三分之一。他批评政府对防房基层视而不见,要求尽快增加过渡性房屋供应,「让我们有个安乐的家。」

彭先生住在防房多年,在首名小孩出生后申请公屋,希望组织一个小家庭,惟至今仍未能上楼。今年第二名小孩出生后,一家四口继续挤住在约70方尺的深水埗防房,厨房及厕所亦需要与其他租户共用,月租5,000元。

他说,妻子主力照顾家中的小孩,家庭的经济重担由他一力承担,但每月的收入仅13,000元,「租金贵、水电贵,N无人士……津贴都没有了,政府对我们(防房户)视而不见。」

租金开支超过入息三分一

他说,上一个住所亦是防房,惟每年亦会被业主要求加租,两年前不敌加租压力,搬到现住的防房。他续说,虽然现时居所暂时未有加租,但最希望可以有一个稳定、安乐的家。

他坦言,政府推动过渡性房屋可以纾缓轮候公屋人士之苦,惟现时相关措施仍存在不足,「希望政府做好过渡性房屋工作,不要只『做一半』,应尽快发掘多一些过渡性房屋供应,以解防房户之苦。」

同样住在深水埗防房的方先生是一名保姆车司机,育有一名11岁的女儿,每月收入为14,000元,当中4,800元用作缴付房租。他坦言,最大压力来自租金,故一年多前开始轮候公屋,希望尽快上楼。他说,虽然自己轮候时间不长,但亦希望政府为公屋申请者提供租金津贴,一解燃眉之急。

【个案3】长者冀医券年发3000元

年纪大,机器坏。年迈长者的身体机能会自然退化,也较易患上各种疾病。政府在2009年推出长者医疗券试验计划,为长者提供财政诱因,选择最切合他们需要的私营医疗服务 ,至今已成为恒常措施,每名65岁或以上长者每年可获2,000元的医疗券金额,今年更获发一次性质额外1,000元医疗券。有长者形容医疗券是德政,建议政府将恒常医疗券金额增加至3,000元。

公院排3年 私家收费贵

人称「康仔」的李永康外表看起来十分有魄力,说话时中气十足,事实上却已届77岁高龄。他坦言,年老自然病痛较多,平均每个月亦要「探医生」,旧患如血管闭塞、腰骨问题等一直缠绕自己,「去看公立医院的专科要排队排3年!私家医生收费贵,物理治疗每次也要700多元,幸好有医疗券,至少可以一痛就去睇。」

他续表示,自己不时也会伤风感冒,如果到急症室轮候时间动辄数小时,有了医疗券后,他便倾向到私人医务所求诊,认为方便不少。不过,他强调,现时每年2,000元的医疗券金额并不足够,最少也要如今年般发放3,000元,才足以应付日常的需要。

他笑言年年通胀,希望政府亦年年检讨医疗券金额,以切合长者的需要。

评论功能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