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今日神州 九十後女孩赴日尋「聲優」夢 回港冀躋身配音界

九十後女孩赴日尋「聲優」夢 回港冀躋身配音界

说起配音,大家并不陌生。但谈到「声优」,却未必有所闻。「声优」是日本独有的文化,由原本的配音,逐渐发展成一种偶像表演文化。「声优」绝非配音那么简单,都要学习舞台表演。挥剑、唱歌、舞台表演、化妆仪容。虽然「声优」多数躲在幕后,但亦必须训练演技,好让自己容易代入角色。日本人要入读「声优」学校,也要经历颇激烈的竞争,更遑论外国人。不过,也有例外。90后的Gloria,说得一口流利兼地道的日文,为追逐儿时梦想,两年多前远赴日本修读「声优」科。两年多后的今天,她回到香港,希望能跻身配音界,贡献自己的力量。■采访:香港文汇报记者 朱慧恩

「山的空气真系好好啊!」记者想听Gloria配音后的声音,便请她示范一下。她以标准九州腔说出这句话的日文,尽管她比较喜欢大阪腔。大约在四五个月前,Gloria从日本返回香港,此前的两年多,她一直就读于新宿的东放学园放送「声优」科。在香港,她姓「郑」;在日本,她姓「中村」。

喜爱日本文化

Gloria的父母皆爱日本文化,因此,她自小便耳濡目染,沉醉于动画及动漫世界里,《我爱小忌廉》是她其中一部喜爱的卡通片。Gloria说,她喜爱演戏,觉得进入演戏世界,就恍如进入第二个人生。不过,她觉得动画的世界更奇幻和吸引,以声音作演技更具挑战性。因此,当她还是小学生时,便希望能赴日本攻读「声优」课程。

日本有专门培训声优的学校,不过,当年Gloria发现「声优」学校并不录取外国人,故取消了留学的念头。不过,她从未放下当「声优」的梦想。Gloria说,到日本当「声优」的门槛极高,说一口地道流利的日文只是入场券。因此,为了能实现梦想,她一直努力学习日文。「听日文歌,睇日文字幕的动画,中四时到正式修读日语课程,学了约三四年。」 最初只为兴趣而学,后来,在日本语能力考试中考得N1级别。今天,Gloria说得一口地道的日文,连方言也难不倒她。

中七毕业后,Gloria到澳洲留学。大学毕业后回港,原本打算开始工作, 却对当年的梦想念念不忘, 碰巧得知声优学校允许外国人入读,挣扎一番。2015年,她终远赴日本。第一年入日语学校进修日文,2016年正式开始两年的学习生涯。外国人要在日本念声优科,并不容易。Gloria忆述:「以声优科为例,一级有十班,每班二十五人,只有一两个外国人。」皆因要念声优科,除了要说得流利的日文外,更要地道,单是这点已令不少人却步。

在日念「声优」压力大

Gloria念的是两年制课程。她说,第一年主要学习发音,「纠正口音,令自己咬字清晰。」至于其余必修科则包括舞台演技、唱歌和跳舞。鉴于日本「声优」偶像化的关系,所以他们必须多技傍身。第一年,Gloria学懂了唱多首民谣,学期末,全班同学更要公演一部舞台剧。第一年,他们未曾进入过录音室。直至第二年才正式「埋位」,开始学习配音。「声优科有三条专科路,包括动画、电影及舞台剧。」Gloria选择了动画配音。当年,Gloria一星期上两堂课, 一堂要在课室里「动来动去」,学习利用身体不同部分协助发声。另一堂则正式走进录音室学习配音。

走入录音室后,才发现实践起来困难多多 。「日本动画本身没有声音,要在无声的情况下配上声音,很难掌握时间。」因此,每次进入录音室,Gloria和同学都要打醒十二分精神。「我们拿着剧本,围绕studio的三面坐。每部动画都有不同角色,但studio内只有四支咪,所以大家要轮流走到咪前。轮到自己时,便要自动走到咪前。每日都有指定用哪一支咪,不可走错。」每次入录音室前,同学都会做体操,务求做到口、手、脚配合得宜。「老师望下我们的背部就知(我们)有无入戏,『木独』站着代表没有入戏。」

日本的声优界竞争激烈,在「声优」学校,就是现实「声优」界的缩影。虽然一套动画有不同角色,但主角就一两个,因此,Gloria说,在学校里,角色分配都是抢回来的。Gloria有做过主角,「当过《妖精的尾巴》里的女主角露西。」Gloria是完美主义者,她坦言第二年在奋斗与压力中度过。「主角得几个,但外国人本身已经比人输蚀,所以返屋企要不断钻研、练习。」Gloria甚至只以WhatsApp与家人联络,避免说太多广东话,「怕讲日文时混杂了广东话。」

两地模式大不同

日本人要在「声优」界闯出名堂,已「争崩头」,外国人要在此立足,难度可想而知。2018年,Gloria毕业,当时正考虑去留问题。2015年著名配音员林保全逝世,当时,她听到林保全逝世后,香港配音业式微的说法,感到可惜:「香港仲有好多好叻嘅人。」她想,既然在日本学成归来,何不索性加入配音界,作出一点贡献?

回来后,Gloria继续在港修读配音课程,偶尔会接一些配音工作。她说,两地的工作模式很不同,起初很不习惯。「站和坐,已经好大分别。因为习惯了日本模式,所以在香港要坐着配音,觉得很难入咪。在日本,男女主角会用固定一支咪,其他人则走来走去。香港则是几个人围着一张桌子坐,再多的就站在后面。」

问Gloria享受何者,她说:「两地的气氛很不同,香港的很亲切,不太拘谨。日本的studio则很局促,大前辈同新人的座位都有规定。在日本,(配音时)走来走去很紧张,走错位会被骂。」她又表示,在日本,配音前会先把剧本拿到手,然后详细了解角色特点,好让自己入戏。在香港,则「即拎即配」。

在港修读相关课程后,Gloria对本地配音工作有大改观。「最初未试过在香港配音,以为可能好求其,但上堂后,才发现是很认真的。」说香港配音业式微,不过Gloria又确实眼见在香港有不少人对配音感兴趣。未来,她希望能继续在这条路走下去,为香港配音界出一分力。

评论功能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