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今日神州 民間抗戰文物收藏家張廣勝:邊境線上護文物 三萬藏品證史實

民間抗戰文物收藏家張廣勝:邊境線上護文物 三萬藏品證史實

今年是南京大屠杀死难者国家公祭日设立的第五年,连续4年以唯一民间收藏家代表身份受邀参加南京公祭的辽宁沈阳著名抗战文物民间收藏家张广胜说:「文物属于国家,我只是保管者。」张广胜以家国公心看待自己20年来的收藏工作,更希望用静陈在他家庭抗战纪念馆中的3万余件文献史料、实物藏品,讲述中华民族14年抗战(从1931年「九一八」事变开始,直至1945年日本投降期间中国反抗日本侵略的战争。)的不屈与苦难。

■香港文汇报讯记者于珈琳 沈阳报道

在黑龙江省东宁县,二战时日军曾在此修建了长达110公里的要塞阵地,囤积过大量军火和军用物资,而这条中俄边境线也是张广胜发掘、收藏抗战文物的起点。自1997年第一次踏入这片被称为「亚洲最后二战战场」的土地,张广胜已走遍黑龙江边境线的各个山村,遍及当年日军修建的17处军事要塞和驻军营地,藏品中八成以上也出自这里。

羊倌引路「入军营」

回忆起第一次走进这个村庄时的景象,张广胜不无感慨。他是跟着偶然相识的羊倌来到这里的,令他惊奇的是,几乎每一户家里都有文物的踪迹–日军的钢盔就盖在田里的苗上保温,务农时村民背上的就是日军水壶,脚上穿的是日军皮靴……他得知这里曾是当年的日本军营,不少日军武器装备都成了村民的生活生产用具,也是从那时起,他决心不计回报为国家守护住这段历史。

毋惧艰难搜罪证

他一方面以合理价格从村民手中收购这些实物,另一方面也深入荒无人烟的洞穴、山林参与发掘,甚至他曾在虎头要塞附近的一处废品收购站抢救回了一口即将被运走处理的日军大铁锅,这正是日军侵华期间在此生活而留下的极其重要的罪证之一。正是这种不求回报的辛劳守护,避免了不少重要文物在民间的流失,也因此激发了边境村民的爱国情怀,至今他都与当地村民保持着良好的关系,只要一有发现,村民就立即通知他,他便会第一时间赶到现场。

6000藏品捐国家

在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馆藏文物中,一面书有「南京入城」等文字的日军太阳旗(见右图)堪称最珍贵的实物型文物之一,也是南京大屠杀的铁证-这正是张广胜捐赠的文物。至今,他已无偿向包括该馆在内的沈阳「九一八」历史博物馆、中国人民抗日战争纪念馆的国内三大主题纪念馆捐献史料和藏品6,000余件,其中有上百件被定为一至三级文物。

「这些文物的价值不是用钱能够衡量的。」张广胜从未对藏品加价转手出让赚钱,「收藏不是做生意,捐给国家、展示出来,让世人更深入更全面地了解那段历史,是一个收藏者应有的责任和担当。」今年,45岁的张广胜再次向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捐赠了12件抗战文物。

尽管在南方经商多年,张广胜却也常要为收购一件几万元的藏品苦心筹款,「从参加工作到下海做生意,我至今的所有积蓄都投入到这些文物中了,它们才是无价的。」如今,每当相关纪念馆需要某件文物找到他,他依然毫不吝啬。南京利济巷慰安所旧址陈列馆馆藏中,九成以上的文物都出自他的捐赠。

初心源自「战士信」

这份铭刻国家历史的初心,萌芽于张广胜的学生时代。上世纪80年代,还在上小学的他收到了一封云南老山的回信,那是他响应学校号召给对越反击战战士写信后的回音。

这封来自一个参战指导员的回信中,形象描述了战场的死伤惨状和无名战士不畏牺牲的精神,这封至今仍被张广胜珍藏的信件在他心中留下了「为国守土是英雄」的烙印,也让他萌生了崇尚英雄的民族情节。

评论功能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