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今日神州 一爐窯火重燃千年技藝

一爐窯火重燃千年技藝

413

长沙泥人刘传统融现代拓复兴之路

作为长沙铜官窑「泥人刘」的第三代传人,55岁的刘坤庭从事陶瓷创作已逾40年。而今,随着铜官窑日趋兴旺,刘坤庭和铜官陶瓷艺人一起,正在将铜官窑的传统陶艺与现代生活结合起来,试图探索一条恢复「长沙窑」昔日盛景的复兴之路,将这项非遗技艺,代代相传。■香港文汇报记者 姚进 长沙报道

古长沙窑,据考证窑址位于今长沙市望城区丁字镇石渚湖附近,始盛于唐,距今已有1,000多年的历史,是与浙江越窑、河北邢窑齐名的中国唐代三大出口瓷窑之一,也是世界釉下多彩陶瓷发源地。从古窑址沿湘江往北数公里,即是如今的铜官镇,长沙古窑窑火,在此传袭千年,生生不息。

记者从长沙市区出发驱车近四十公里,终于抵达了位于长沙望城区铜官镇的「泥人刘」陶艺工坊,与途中经过的数家飞阁流丹的陶艺厂、琉璃厂不同,「泥人刘」工坊隐藏在一个老旧仓库里,屋顶垂下数米长的爬山虎,大铁门上锈迹斑斑,布满岁月的痕迹。室内几位学徒正在拉坯、捏塑,满脸认真,旁若无人。

作为铜官「泥人刘」的第三代传人,刘坤庭拥有国家级非物资文化遗产传承人、中国陶瓷艺术大师、中国工艺美术行业典型人物等等数十个响当当的名头,对此刘坤庭表示,荣誉的背后,除了对他手艺及艺术追求的肯定,还有沉甸甸的责任与担当。

自幼学艺苦练「搓鸡蛋」

刘坤庭1963年出生,自小跟从祖父学艺。早在1987年,他在祖父的指导下,就创作了陶瓷浮雕作品《雄鹰》,被陈设在北京人民大会堂湖南厅。

有言道「北有天津泥人张,南有铜官泥人刘」。刘坤庭的祖父刘子振是长沙窑铜官陶瓷技艺传承人、湖南省工艺美术大师,在陶瓷雕塑艺术上有很高造诣,正是祖父精湛的做陶手艺,挣下了「泥人刘」的美誉,湖南、深圳等各地博物馆均收藏过其作品。他继承发扬了长沙窑铜官陶瓷技艺,再现了唐代釉下彩风格和雕塑艺术。

在刘坤庭的印象中,祖父随手捏起一块泥巴,十来分钟便可以成形,小动物也好,小人也罢,栩栩如生,让他惊为天人。刘坤庭至今仍清晰地记得小时候跟随祖父学习陶艺的画面──「起初他老人家总是教我『搓鸡蛋』,所谓的『鸡蛋』,其实就是人物雕塑的头部造型」,搓好「鸡蛋」之后,刘坤庭便开始捏人物五官及喜怒哀乐等表情,接下来便是高矮胖瘦等各种体态,循序渐进,不知不觉间基本功变得相当扎实。

现在,刘坤庭也继承了祖父手上的绝艺,在记者面前,他拿起一团瓷泥,用手轻轻揉捏,渐渐分出了人的头、身和腿……一个活灵活现的人物塑像就在刘坤庭的手中诞生。

在他的案头,一套以孩童玩乐为主题的泥人作品尤其吸引人的眼球,这套作品被命名为《乐》。「长沙是文化娱乐之都,我们长沙人、湖南人爱玩,在玩的基础上,很开心地在创业。特别是我们铜官是结合了这一块,铜官陶瓷的设计都是在玩的理念中传承和创新。」

回家乡创业作品卖十万

曾经盛极一时的铜官窑也走过很长一段岁月的沉寂与落寞,许多铜官的陶艺人纷纷出走江浙、广东,刘坤庭也到沿海外资企业潜心研发、设计、推广陶瓷艺术,并学会了将铜官的传统手艺与现代市场相结合起来的本领。

近些年,随着时代的发展,铜官窑也逐渐走向复兴之路,在家乡的热情呼唤下,刘坤庭也与当地陶艺人一起,回归到家乡创业发展。「随着政府着力的打造,铜官以前出去打工的手艺人大批都回来了。特别是这两年政府做创客基地,鼓励全国各地学艺术的、学陶瓷的艺术生到铜官来创业,这两年,像我这样的工作室每年是上百家地增长。」

记者采访时,刘坤庭正在创作一组反映洞庭水乡渔民生活的作品,人物神态各异、有老有少、动静相宜,面部表情丰富而有层次,栩栩如生。他告诉记者,这组作品刚开始创作便已经被熟识的朋友以十万元的价格所预定。

转实用创作盼进百姓家

早几年,刘坤庭的创作重心还是艺术品,但随着市场转冷,特别是高端艺术品的需求缩减,他的创作重心开始向一些民用的实用器皿转化。

他特意向记者介绍了一组自制创新茶壶,过去铜官是不常做茶壶的,陶土收缩率太大,经过将原有陶土科学配置,陶土收缩率减少、稳定性提高,做出来的茶壶密合度变好。刘坤庭的茶壶壶身刻画了裂纹、壶盖上添上一只栩栩如生的独角兽,颇具艺术感。

「我现在的主要精力放在推动铜官窑陶瓷从收藏器向实用器的转变。」刘坤庭介绍,「我们和安化黑茶合作,打造了一批用于黑茶包装的铜官窑陶瓷罐,铜官的茶具透气好,铜官窑很适合做成家庭民用器。」令他欣慰的是,老百姓对铜官窑的接受程度也比较高。

除了茶器,刘坤庭还在逐步探索将铜官窑陶瓷和湘绣、银器相结合,还创作了一批儿童玩具、穿戴饰品,让铜官窑陶瓷能够作为生活用具,更好地融入百姓生活。「我的愿望是,让铜官窑的艺术品走进老百姓的生活。」刘坤庭说。

评论功能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