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今日神州 霍勇:做好一名醫生 力促學科發展

霍勇:做好一名醫生 力促學科發展

36年前,霍勇大学毕业后成为一名医生。如今,身为全国政协委员,民进中央委员,北京大学第一医院心内科主任、心脏中心主任的他接受香港文汇报专访时表示,虽然当年自己的第一志愿并不是学医,但是从医后,医生救死扶伤的成就感,让他越来越热爱这个职业,也促使自己在行业里不断砥砺前行。作为心血管疾病医疗行业的领军人物,霍勇坦言,三十余年从医经历,自己的第一本职是做好一名医生,同时不断研究创新推动整个学科发展,并期待借助政协和民主党派的平台,在国家医疗体系的规范管理、人才培养、制度建设等方面立足自己专长建更多务实之言,作更多贡献。■文:香港文汇报‧人民政协专刊记者 马晓芳 北京报道、图:受访者提供

出生于江苏徐州的霍勇,是文革后第一届大学生。三十多年前,他大学刚一毕业,就成为一名医生,「1987年到北京,至今已经三十余年,一直在医疗行业,也越来越热爱这个行业。」

奔波全国医院做手术

「我的专业是心血管内科,通常意义上来说是只开药,不做手术。在1987年读研究生时就开始跟着我的老师接触到了心血管介入治疗。」谈及最初接触心血管介入治疗,霍勇非常感谢自己恩师的引领。

他介绍说,当时国际上早已有了心血管介入治疗,即通过微创的血管穿刺治疗很多心脏病,但那时在国内很少见,「我的老师那一辈是国内第一批做心血管介入手术的,而我则是国内第一批做心血管介入手术专家的学生。」

霍勇回忆说,上世纪九十年代初他大多数时间都是在全国各地奔波,忙于推广和提高中国的心血管介入治疗技术,「整个上世纪九十年代,我除了出国基本都是在各地医院做手术,全国我去做过手术的医院大概有五六百家。」不仅如此,他还一直致力于冠心病介入新技术的引进和具有中国自主知识产权介入器械的研发。作为中华医学会心血管介入治疗培训中心主任,他先后帮助全国400余家医院开展冠脉介入治疗,在全国多地举办培训班和研讨会,大力推动了中国心血管病介入诊疗技术的普及。

借鉴港经验培养医疗人才

除在自己专业领域不断研究创新,医疗人才的培养也是霍勇关注的话题,他的提案就常聚焦于此。在谈及内地医疗人才培养时,霍勇说,内地应多借鉴港澳的成熟经验,「我们与香港的交流非常多。香港对医生的培养体系比内地完善许多,他们对医学非常重视,对医学人才培养也非常重视。香港在多年之前就有了专科医师制度,大学毕业后一定要通过执业医师考试,之后还有专科医生考试,培训认证制度非常完善,内地在这方面要向香港多学习,补上这一课。」

他表示,内地的人才培养也需要建立统一的准入门槛。「比如要成为心血管专科医生,就需要在拿到执业医师证书后,再进行三年的心血管专业培训,即5+3+3模式,五年大学毕业后,再有三年住院医师规划培训并考试合格,然后再进入心血管专科培训三年才能成为心血管专科医生,这样的培养体系就能很大程度保证医生水平接近了。这一模式现已启动试点。」

促国家心血管救治体系建设

「急性心肌梗死需要在十二小时之内开通血管,超过十二小时开通效果就不好了。」霍勇介绍说,12小时内开通急性心肌梗死患者的血管,在中国有相当长的时间处于很低比例,每100个心肌梗死患者大约只有5个能得到介入治疗,虽然发展到现在有所改善,但是也有限。通过不断推广,目前全国能做介入治疗的医院已达到了42%,「但是这种推动还远远不够。」

通过多年的临床研究和数据对比,霍勇发现,掌握血管介入技术的医院越来越多,但治疗率并没有大幅度提升,其中最关键的问题是患者没有及时就医,加上急救转运不及时,导致大部分患者在院前延迟耽误。「于是我们借鉴国际经验,提出了胸痛中心模式。」霍勇主持制定了适合中国国情的胸痛中心自主认证体系、制度及标准,推广实施中国胸痛中心自主认证工作。先后成立了胸痛中心总部、3个委员会、4个区域认证中心和22家示范中心等组织机构。

截至2018年6月,全国已有460家医院通过认证,3,000余家医院在申请认证过程中。「政府认为胸痛中心模式非常重要,几乎全国各省的卫计委都发布了文件,也有很多省市把这个工作作为政府工程。国家卫计委在2017年发了全国文件,全国二级及二级以上医院都要建立胸痛中心,这使得整个心血管救治体系建设上升了一大步。」

以胸痛中心建设为抓手,霍勇还组织实施了「中国急性心肌梗死救治项目」,建立急性心肌梗死区域急救网络,纳入3,000余家各级医院,强化急救系统及各级医院的协作。据胸痛中心质控数据显示,该项目实施后急性心肌梗死救治时间显著缩短,患者院内死亡率显著降低。

评论功能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