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今日神州 民間發掘抗戰史系列(三):昔日英武今破敗 鏖立光陰數十載 獅尾山軍人公墓亟待保育

民間發掘抗戰史系列(三):昔日英武今破敗 鏖立光陰數十載 獅尾山軍人公墓亟待保育

粤东潮汕地区长期从事关爱老兵和抗战史遗迹保育工作的人士,目前极为关注和投入心力的一项工作便是揭阳地都镇狮尾山军人公墓的维护与修缮。在他们看来,这座目前日渐破败的公墓具有极高的历史和文化价值,对其悉心保存是自身的使命,也是责任。 文、摄:香港文汇报记者 徐全

回溯当年抗战时期的历史,地都镇狮尾山军人公墓在某种意义上成为了一种极为特别的精神堡垒:来自民间的建造,型塑的却是国家大历史的图腾。而今天民间人士对其保育问题的持续关注,也构成了延续民间力量的时代新象征。

昔显粤东抗战前赴后继

今天的狮尾山军人公墓,占地大约430平方米,位置离现在的汕头大学不足十公里,处于汕头与揭阳的交界处,其背后的粤东抗战历史也成为在地历史中不可去除的记忆。

抗战爆发之后,先后归属于第四战区和第七战区统领的广东省,因地处沿海、港口众多而成为中日两军激烈交战的地方。其中,毗邻江西、福建的粤东地区的军事战斗由于拉锯争夺情况反反覆覆,给当时的中国军队造成了重大伤亡。

据粤东的地方文献资料显示,1939年6月21日,日军轰炸揭阳。同年7月,国民政府广东保安二团二营设防桑浦山区、地美都一带,坚守达半年,并在当年11月下旬调防往梅县地区。而到了1940年,国民政府调来闽粤边区预备第六师辖下的十六、十七、十八三个团到地美都设防,鏖战历久。1942年春,独立二十旅前来接防邹堂地都,与敌军多次发生激战。至1943年8月,第186师增援协同独立二十旅,中国军队最终于狮尾山一带战败。

中国军队在这一地区数年的战斗,可以用前赴后继来形容。值得一提的是,所有伤亡的将士均由钱岗普庆善堂组织抢救和掩埋。当时阵亡军人暂厝狮尾山下义冢埔。1946年冬,同善社在狮尾山下修葺了一座「抗日阵亡将士公墓」,长眠了自1939年下半年至1943年7月在邹堂地都一带阵亡的近700名中国军人。长期在潮汕一带从事关爱老兵活动的曾健鹏告诉记者,目前存放、展示在汕头忠烈祠内的一块军人阵亡墓碑,主人乃陆军预备第六师十八团一营营长杨一鸣,就阵亡在这一公墓附近;而这座公墓集中的主要军人来自预备第六师和186师。

斗转星移今破败不堪

曾健鹏说,公墓的现状从1945年抗日战争胜利之后,由地方的善堂及爱心人士出资建设至今,已经有很大的改变。他表示,根据当地老人的描述,公墓最初是像云南腾冲国殇墓园一般,一块块罗列整齐的墓碑,像一排排的军人一样庄严肃穆;但后来遭到人为破坏,上世纪八十年代由当年修建此墓参与者的后人再次建设,但已经是潮汕本地传统形制的墓葬。据曾健鹏介绍,在上世纪八十年代翻修后,公墓就一直处于无人保护、荆棘满布、野草丛生、墓碑破裂坍塌这样的状态。

到了2014年前后,由于周边生产活动的影响,大量废料、泥渣、粉末,因无处倒泄而集中在公墓后的上方,随时可能由于大雨,台风等自然灾害的影响,倾泻而下,将整个公墓吞噬摧毁。因此,烈士墓急待保护和修缮。

这座公墓的未来的确值得关注。曾健鹏向记者透露了民间组织的修缮方案。根据这一方案,公墓的修缮将以因地制宜、充分保护、传承精神为主要理念。修缮之后的公墓占地面积会达到2,600平方米,其中总建筑面积1,450平方米,也会增加广场和绿化带,以使得整个公墓更加恢宏和清幽。修缮公墓,因为主要依靠民间,因此需要民众在经费上的支持,也需要让公墓的历史和现状让更多人知道,以便公众认识到这一历史建筑的重要与特别意义。

「小历史」渐成抗战叙事模式

一直以来,抗战的历史和叙述呈现出以国家为本位的「大历史」格局。在这种格局下,抗战与「民族国家」的概念紧密相连,是一种道德教化、历史教育的工具。而抗战和每一个人、每一座城市甚至山村院落的「小个体」之间的联系究竟为何,则甚少有人探讨。不过过去十多年来,这一情况出现了很大改变。

过去十多年来,一种立足于在地、立足于社区、立足于个体历史记忆的「小历史」表达方式,渐渐成为中国内地民间人士解读、诠释抗战历史的重要形式。狮尾山军人公墓的议题发酵,就是在地民间人士和民众长期对本地抗战史进行整理和研究的结果。从揭阳到潮州、汕头再到梅州,抗战的历史不仅仅是卢沟桥事变或淞沪会战、台儿庄大捷等具有图腾意义的知名战史,狮尾山军人公墓、汕头中山公园内的忠烈祠等历史遗迹对粤东民间热心人士和民众而言,是更加具体、直观和现实的抗战写照。

在今天的中国内地,对于但凡和抗战有关的历史建筑,民间社会多会抱持极高热情的关切心态,其背后的根源乃是社会已经形成了自身的抗战史认知。此外,近年来在内地日渐活跃、颇受民间关爱的老兵义工活动,成为了书写在地抗战史的关键组成部分。老兵在获得物质帮助和精神关怀的同时,他们的口述历史被视为是极为重要的一手抗战史记录。以广东为例,不少长期从事关爱老兵和民间抗战史研究的义工,对抗战时期参加第64军、65军、66军的老兵格外敬重,因为这三个部队均由粤军而来,其战争中的功绩颇能带来今时今日广东在地民众和义工心中的自豪感。而在各种由民间直接或间接介入的抗战史迹保育活动中,来自社会的积极响应和深度参与都体现了民间在发掘抗战历史中的强大主动性。在汕头中山公园内的忠烈祠中,民间捐赠的展品非常之多,其特点是体现和反映粤东一带抗战时期军事活动的艰辛以及民众彼时的参与。

「粤东一带的抗战劲旅,包括但不限于广东保安二团二营,闽粤边区预备第六师十六、十七、十八团,第十二集团军独立第20旅、第十二集团军独立第九旅、第四路军第155师、第四路军第六十五军第157师、第十二集团军第六十三军第186师、第十二集团军暂二军预六师、广东第八及第九区民众抗日统率委员会、潮澄饶澳自卫总队。」接受记者访问的潮汕地区义工非常熟练而流利地讲出了上述军队的番号。义工们说,今时今日,这些军队留下了包括狮尾山军人公墓在内的少数残破遗迹;留下了饱经人生坎坷境遇的老兵;留下了今人延续历史记忆的任务;当然,也留下了军人们曾经引以为傲的上述军队番号。

因此,积极保育和修缮狮尾山军人公墓,对民间人士而言,是一种使命必达的任务,一种匡复历史正义的任务。

评论功能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