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今日神州 牢記殷殷囑託 誓還清清洱海

牢記殷殷囑託 誓還清清洱海

情愿客栈「缩水」少赚 村民力撑治理生态

7月12日开始施行的《洱海生态环境保护「三线」管理规定(试行)》,对于大理古生村村民何利成来说,意味着其正在经营的客栈可能再次面临变数。如果洱海治理工程需要,位于「红线」内的客栈可能需退后4米左右,其直接影响是:客栈庭院面积将缩小约80平方米,而进深7米左右的客栈大堂可能被拆除一半。面对个人利益可能受损的何利成接受香港文汇报记者采访时,却坚定表示:对于保护洱海的措施,坚决支持!■香港文汇报记者 丁树勇 云南大理报道

古生村是大理洱海边的一个白族村庄,51岁的村民何利成曾从事捕鱼、养鱼、采砂、客栈服务等行业,因保护洱海生态屡次被叫停;但何利成始终舍弃小家利益,支持洱海保护。

2015年1月20日,中共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中央军委主席习近平来到古生村视察,曾在何利成的客栈门前与其亲切交谈,何利成记住了总书记「一定要把洱海保护好!」的殷殷嘱托,常常对家人说:「如果子孙后代面对的是被污染的洱海,那么我们这代人赚再多的钱,又有何意义!」

「只要有需要 我们都服从」

5月30日,大理发布《洱海生态环境保护「三线」管理规定(试行)》,将洱海生态环境保护区域划定蓝、绿、红三线,实施更加严格的保护措施。何利成自行比照「三线」范围测算,其客栈约有4米处于红线之内。虽然并未规定红线范围内的建筑物将腾退拆除,但方案规定:红线区域内禁止新建除环保设施、公共基础设施以外的建筑物、构筑物。且现有的餐饮、客栈服务业按照「总量控制、只减不增」的原则进行管理,并进一步整治和规范。

何利成自行估算的结果是,如果进一步规范客栈业或洱海流域湖滨缓冲带生态修复与湿地建设工程,需要腾出红线范围内的建筑,自己的客栈庭院面积将缩小约80平方米,进深7米左右的大堂可能被拆除一半。

对此,何利成做好了充分的思想准备,「只要保护洱海需要,我们都会服从!」而他的这一态度,也在相关部门前期的摸底调查中,已向调查人员表明。

网箱养鱼热 洱海爆蓝藻

其实,对于生长于洱海边的何利成来说,个人利益与洱海保护发生矛盾已不是第一次。上世纪90年代初、中期,洱海兴起了大规模网箱养鱼和围塘养鱼,看到了大好商机的何利成准备大干一番,投入了全部积蓄,承包了17亩滩地,打起围堰建成鱼塘养鱼,为便于经营管理还购置了机动渔船,梦想着凭自己的勤奋,能尽快致富。

就在何利成做着致富美梦、期待鱼塘养鱼见效益时,洱海爆发蓝藻。面对大自然向人类过度活动发出的警告,政府实施了「双取消」措施:取消洱海及周边沿湖网箱养鱼、机动渔船动力设施,何利成的鱼塘自然也在取消之列。嗅着蓝藻爆发隐隐传来的阵阵腥臭,何利成心想:一定是我们错了!他断然腾退了鱼塘、卖掉了机动渔船,黯然退出了洱海养鱼业。

停业8个月 损失逾5万

2009年,大理又兴起海景房客栈业,洱海周边一时客栈林立、游人如织。2012年,已在经营小饭馆的何利成回到古生村,将临洱海的祖屋改造成拥有6个房间的客栈,做起了客栈生意。

虽然古生村并非游客众多的区域,但经营业绩仍令何利成满意。尤其是2015年1月,习近平总书记视察洱海后,古生村声名鹊起,不少游客慕名而来。颇有些生意头脑的何利成再次看到了商机,贷款将客栈扩大至10个房间,以满足陡增的游客需求。

2017年4月,政府下令洱海周边餐饮客栈业暂时停业整治,完善污水处理等设施后再恢复营业。何利成果断将客栈在规定期限前两天停业,投入10余万元(人民币,下同)建设污水净化系统、配套化粪池、收集池等设施,完善客栈污水处理系统;又斥资改造了客栈,使其更具白族民居风格,经相关部门多次审核验收,成为首批恢复营业的客栈之一。停业的8个月,正是大理旅游的旺季,何利成粗略估算减少收入5万元以上。

评论功能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