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今日神州 冀以巧手連匠心 「復活」保育動物

冀以巧手連匠心 「復活」保育動物

80后标本剥制师 唤大众保护自然

随着野生动物资源加速灭亡,把死亡的濒危动物用科学的方法制作成标本进行保存,以备展开深入科学研究,成为业界保护动物的一种重要方式。重庆「80后」青年赵冀从事动物标本剥制师八年,「复活」了孟加拉虎、鳄鱼、大熊猫等数百只动物,作品遍及四川、重庆、云南等地博物馆。在他看来,野生动物们变成标本后,可以让人们近距离接触和观赏,唤起更多人保护自然的意识。 ■香港文汇报记者 张蕊 重庆报道

「标本剥制这一行,易学难精。由于动物的种类不同,形态的不同,所以每一件标本制作都是一次崭新的挑战。」赵冀告诉香港文汇报记者,每一个动物标本的制作,都要经过采、剥、泡、晒、磨、填、缝、润等10几道工序才能完成。

赵冀的作品出现在内地十多个博物馆、野外保护区的陈列馆以及院校博物馆里。重庆自然博物馆中的孔雀模型、小熊猫模型;西昌湿地博物馆里鲟鱼模型、乌鱼模型;卧龙地质博物馆的熊猫模型等都是赵冀亲手设计和制作。经由他手「复活」的动物已经数百个。

入行之初 闻臭味食难下咽

「不是所有人都适合做标本师,这工作对有的人来说有点血腥和恐怖。」 赵冀笑言,刚入行时,有一次制作食肉鹰类标本,难闻的气味让他一整天都不想吃饭。「拿到动物的尸体后,我会先用尖刀把皮张和骨骼、肉、内脏分离,再将晾干的皮张浸泡到药水中,进行消毒和防腐处理,药水配比、浸泡时间,都必须精确,这决定着标本日后保存时间的长短和完好度。皮张浸泡了数日后,就需要将提前制好的模型填充进皮张里。中国传统的填充法,是将谷草填到大型动物体内,将棉花、竹绒填充到小型动物体内。谷草千年不烂,可以让标本保存时间更长,成本也低。不过现在用得更多的是聚氨酯泡沫,较容易塑形。」

赵冀在歌乐山上有一间仓库,既是他的工作室也用来陈列他亲手制作的标本。内里陈列着威风凛凛的非洲雄狮、红蓝相间的鹦鹉和呆萌可爱的猕猴,这些栩栩如生的动物标本经由赵冀的巧手制作,将它们最自然的身姿定格在这世上,除了没有呼吸,它们看上去和活着时没有任何区别。肌肉的凹凸,以及血管的脉络都清晰可辨,它们的生命以另外一种形式延续。

川震受损 逐针复原大熊猫

谈起从业八年来最难忘的制作经历,赵冀称当属2013年接收大熊猫标本。卧龙大熊猫博物馆在地震后受损,作为灾后重建的重要部分,需要重新制作熊猫标本。那是赵冀第一次零距离接触大熊猫,虽然面前的它并不完整。

「当时的熊猫已被去除了肌肉、内脏和大部分骨骼,只剩下一张皮毛和四只脚趾。因为熊猫异常宝贵,削皮时比平时更加慎重,需要屏住呼吸,下每一刀都小心翼翼。泡药水防腐防虫,对熊猫模型塑模,再把皮张套上去。」赵冀说,缝合皮张时,用的是医用手术针,只用黑白两色线。因为大熊猫的毛较短,走针方式和平时缝衣服又不太一样,讲究匀称,须将线头巧妙地隐藏起来。他和其他几位同伴一起,在卧龙待了一个半月,「复活」了两大一小三只熊猫。

如今,在四川卧龙地质博物馆,外形、姿态、神情栩栩如生的熊猫标本,就是出自赵冀之手。

评论功能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