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国际新闻 分析家:習近平修憲延任成強人 全球民主大倒退

分析家:習近平修憲延任成強人 全球民主大倒退

(法国巴黎12日综合外电报道)中国共产党决定授权国家主席习近平终身执政,分析家表示,这意味中国重回强人时代,也进一步证明全球倒退回到更多国族主义和独裁政权的时代。
法新社报道,有如橡皮图章的中国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在伟雄的人民大会堂举行年度集会,今天通过修宪取消任期限制,使得习近平成为毛泽东以来最有权力的领导人,不必在2023年后下台。
英国《卫报》(Guardian)对此事的报道下了“这可能毁了中国”的标题。文中引述发表公开信反对修宪的前“中国青年报”编辑李大同说:“这可能毁了中国和中国人民,因此我不能保持沉默。我必须让他们知道,有人反对此事,而且公开表达立场。”
《纽约时报》(New York Times)则引述专家说法,在标题中指出:“习近平赢得宪政支持,重返强人时代。”
《华盛顿邮报》(Washington Post)也报道,伦敦大学亚非学院(SOAS University)中国研究所主任曾锐生(Steve Tsang)表示:“这意味习近平如今无可置疑已成为列宁主义强人。”
北京大学法律系教授贺卫方则质疑:“如果一国宪法可以依据最有权力的人之意修改,这部宪法就不是真正的宪政大法。”
许多西方思想家和政治人物一度认为,中国开放迎接全球贸易,未来不可避免地会走向民主制度。如今,这项决定让一党专政的中国离民主制度愈来愈远。
但这符合全球当下的模式:植基于人权、法治和新闻自由的自由民主制节节败退,许多国家反而转向成为更为威权的政府。
牛津大学中国中心研究人员马格纳斯(George Magnus)表示:“我们认为自由民主制是常态,显然并非如此。因为,在整个人类历史中,就国际秩序而言,民主存在的时间并没有如此之久。”
他强调,由不开明领导人掌控的政权,“排斥伴随我们成长的那种民主模式”。
这些不开明的领导人包括俄罗斯总统普京(Vladimir Putin)、土耳其总统艾尔段(Recep Tayyip Erdogan)以及菲律宾总统杜特蒂(Rodrigo Duterte),他们透过选举取得政权,但掌权后就践踏民主规范。
其他全球当代强人还包括埃及总统塞西(Abdel-Fattah el-Sissi),他参与政变推翻民选的伊斯兰主义者政府。
法国战略情报咨询机构Planeting主任加拉特贺斯(Caroline Galacteros)表示:“可以确定的是,受管理的(指导式)民主,日益增加。”
在欧洲,匈牙利总理奥班(Viktor Orban)已成为他所谓非自由民主制(illiberal democracy)类型的范例。
美国总统特朗普提出“美国优先”口号,在全球体现一种侵略式的国族主义。他攻击联邦调查局(FBI)、司法体系以及新闻自由,正在测试美国宪法中的民主制衡机制。
人权倡议者提出警告,全球的专制者和独裁者正在利用人们对全球化、工业衰退、恐怖主义和移民的不满,为自己的行为辩护。
人权观察组织“自由之家”(Freedom House)指出,民主在2017年“面临数十年来最为严重的危机”,这年是个人自由连续12年倒退的一年。
此外,批评者表示,美国在特朗普执政下,已丧失了道德上的威信,无法有效地谴责其他国家滥权的情况,欧洲自顾不暇,正在努力和匈牙利、波兰的国族主义者拚搏。
法国总统马克龙(Emmanuel Macron)一月曾说:“非自由的诱惑,我们今日不能等闲视之,这无疑会是法国与欧盟在2018年必须展开的对抗之一,对象包括部分欧盟成员。”
在1990年代,自由民主制和资本主义看似战胜了共产主义和极权主义,学者福山提出论点,认为人类已达到“历史的终结”。
但是,到本世纪之初,分析家提出警告,半独裁国家出现,诸如土耳其和俄罗斯,介于民主和独裁之间。
中国原本前景不明,但如今已采取决定性的转变,放弃建立更多元社会、让人民拥有更多政治自由的理念。
拜快速经济成长和军力大幅提升之赐,中国成为民主的反例,并且有时在出人意表的地方拥有粉丝。
“人权观察组织”执行长罗思(Kenneth Roth)表示:“中国一直提供经济援助给全球独裁国家,并且日益试图要求外人不得批评中国本身的独裁模式,甚至在自由民主国家内亦然。”
他指出,北京和一些独裁国家保持密切的金融关系,例如委内瑞拉和辛巴威。

评论功能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