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新闻 国内新闻 女傭被虐待「睡狗窩」居民不排除是兄妹母施虐 警追緝在逃老婦

女傭被虐待「睡狗窩」居民不排除是兄妹母施虐 警追緝在逃老婦

老妇家外置放砖块,防止汽车在家前U转,行为让居民咋舌。

(大山脚12日讯)威中警区主任聂罗斯助理总监说,女佣疑被雇主虐待,送院不治案,警方目前只扣查老妇的两名儿女,至于在逃的老妇,警方仍在追缉中。
他是在受询时,如是指出。
嫌犯家邻居不排除对女佣施虐的是兄妹嫌犯的母亲,该老妇是居民眼中的怪人,除了虐待女佣,对孩子破口大骂,对邻居也是不客气。
居民在阅读新闻报导后,得知真凶老雇主尚未落网,因此希望警方能尽速将她绳之以法。
居民指出,该老妇住进百利镇约4年,印象中常与人骂架。
据了解,死者大约在两年前来到老妇家担任女佣,居民常听到及目睹老妇对死者打骂,她的招牌动作是拉着女佣,然后大动作掌掴下去。
“居民看不过眼,特地走出屋外查探希望老妇会有所收敛,但是当她看到有人在看,反而没有收手,还拉着女佣进屋继续打,进到屋里后,我们看不到她怎样打,但相信是更加恶劣。”
有居民更揭露,女佣在停车处与老妇饲养的罗威纳犬同眠已多个月,并非近一个月才发生的事,该居民说,其印尼女佣早在去年6月报到时,就向同乡的死者了解到,她已经睡在停车处几个月。
更夸张的是,有居民曾目睹死者睡在篱笆门外。
居民还曾看过老妇命令伤痕累累的死者扛木材走路去丢掉,死者脚部的伤口肿胀到穿不进鞋子,只以塑料袋包裹,衣裤不合身,走路也是需要扶着东西拖曳脚步,十分虚弱痛苦,被虐待到变呆滞,眼神涣散,充满绝望。
居民说,上周六,死者被救出的那天中午,还看到老妇命令女佣在艳阳下拔草,让她感到揪心,因此当天下午便联络媒体和议员求助。
“得知死者被救出来后,我们很开心,但是后来却收到她不治的消息,令我们很难过,我的女佣为同乡的遭遇深感难受还流泪。”


針對女傭被虐
警之前未接投報

警方在周六接获大山脚国会议员沈志强服务队投报女佣被虐案,指示屋主儿女将21岁印尼女佣阿德莉娜带到警局调查,将伤痕累累的她紧急送院治疗,并扣查39岁和36岁两兄妹调查,并申请延扣4天至14日。
惟在周日下午4时45分,阿德莉娜不治离世,警方也改以刑事法典第302条文(谋杀)调查此案,警方原先援引刑事法典324条文(持武器伤人)调查。
聂罗斯说,在这之前,警方不曾接到该女佣被虐的投报。

载入更多相关文章
Load More In 国内新闻
评论功能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