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国内新闻 柔新捷運2024年營運 馬新行程縮至30分鐘

柔新捷運2024年營運 馬新行程縮至30分鐘

(吉隆坡16日讯)柔佛新山-新加坡捷运系统预料可将两国之间超过1小时的行程,缩短至30分钟。

陆路公共交通委员会总执行长阿兹哈鲁丁说,上述工程预料从2019年开始,2024年开始营运,预料可将交通阻塞降低至15%。
他说,从新山武吉查卡至新加坡兀兰北站的柔新捷运,每小时每个方向可运送1万名乘客或每天7万2000人,与目前柔新长堤尖峰时段每小时每个方向300人相比,增加了6万人。
阿兹哈鲁丁在媒体汇报会上说:“为了方便公众,武吉查卡和兀兰北站将有关税、移民及检疫大厦(CIQ)。
“双边的乘客将在出境处接受我国和新加坡当局的检查,不需在入境处接受移民局检查。”
针对柔新捷运和吉隆坡-新加坡高速铁路衔接的可能性,阿兹哈鲁丁说,当局有这项计划。
“确实有从依斯干达公主城高铁站衔接武吉查卡捷运站的计划,不过目前尚未有定案。”
针对从地不佬至新加坡的马来亚铁道火车服务,他说,柔新捷运开始服务6个月后,这项火车服务将停止。
此外,他说,马新两国将委任基本建设公司(InfraCo),各别负责柔新捷运的融资、建设、维护和修复公共基础设施。
阿兹哈鲁丁说,我国委任国家基本建设公司为我国的InfraCo,而新加坡的InfraCo涉及该国陆路交通管理局。
他指出,两国将共同委任营运公司(OpCo),负责设计、建设、融资、管理和修复柔新捷运设施,例如列车、轨道和系统。
他说,OpCo将向两国支付特许费,以获得柔新捷运票价收入,该公司将制定票价,非两国政府所控制。
阿兹哈鲁丁说,两国政府同意在首段30年特许经营期内,OpCo由大马和新加坡公司联合经营。


納吉:檢討馬新第二通道路費

纳吉说,他将会要求有关方面检讨马新第二通道的过路费,以鼓励更多民众使用该通道往返马新两地。
他说,新加坡方面今日会议上有提出相关要求,他会把此带回国并要求有关方面做出检讨,视其可行性。
他说:“特别是在节庆和学校假期期间,阻塞问题会加剧,两边的人需要等上三四个小时。我们都同意需要解决这个问题,也有一些建议……希望能够尽快作出决定。”
新柔地铁预计2024年12月底前启用后,初期阶段每小时来回可接载多达1万人,最终的双向客运量则可多达2万人,远超出目前马来亚铁道公司(KTMB)短程接驳火车每小时平均600人的双向载客量。
这也意味着,新柔地铁系统在早上约3个小时繁忙时段里,来回可接载约6万人,相等于新柔长堤现有约三分之二的人流量。
针对柔新供水课题,他说,除处理新加坡的水供外,因柔州的发展,对水源需求也相当高,因此会关注柔州和新加坡的水源问题。


高鐵計劃篩選過程複雜

(吉隆坡16日讯)纳吉说,筛选马新高铁计划竞标过程是复杂的,政府会从多方和全面性考量,包括地方层面,以让人民真正受惠。
他强调,筛选过程不只是技术和资金,还包括长远性的维修保养和人民真正从中受惠。
他是就政府在筛选马新高铁计划营运公司的条件时,这么指出。
据报导,日本政府将从资金及技术支持来自日本的公司竞标马新高铁计划。
李显龙也说,有关方面也会评估竞标公司过去的表现记录。
他说,任何的竞选,都有赢有输,输了的一方要接受。


李顯龍:柔新捷運解決長堤堵車

李显龙说,柔新捷运将于2024年建竣,届时每天可供数以万计民众乘搭,是一项重要的长期跨境计划。
他说,捷运投入运作后,将有效解决长堤的堵车问题,而捷运系统也将取代大马铁路,通往兀兰终站。
尽管如此,接驳火车将会增加班次。
他指出,马新两国友好关系,将可让双方合作落实更多计划,让可行的计划使更多民众受惠。
他说,两国的合作,如日前由他与纳吉联合推介的“滨海盛景”及“双景坊”,有关项目将成为新加坡地标。
他指出,新加坡是依斯干达经济特区第二大的外国投资,两国也有两项官联公司的联营计划。
他也说,今日的会议也谈论柔新供水以及教育合作,在多方领域包括公共设施,教育和文化皆携手合作,显示两国对彼此未来的合作和承诺有信心。

评论功能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