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今日神州 為書店取名TOaST 延續哲學與藝術的生命

為書店取名TOaST 延續哲學與藝術的生命

最近,在石硖尾伟智街38号,出现了一间叫TOaST Books的书店。书店不到百尺,装修朴素雅致,主打艺术及哲学类书籍。店主何镇宇(Jerry)修读哲学与艺术,他自言希望香港有一间书店,专售这两类型书籍。而作为创作人,Jerry也冀借着开书店,用另一个媒介表达自己。■文、摄:香港文汇报记者 朱慧恩

TOaST邻近赛马会创意艺术中心(JCCAC),正对面是马会投注站,周围是车房、发廊。在此等环境下,作为书店的TOaST显得格外亮眼。在书店门口,一边放着木长椅,另一边的木架放着小盆栽。走进书店,两边的木架放满哲学及艺术类书籍,也有少量文史、电影类别。抬头一看,雪白的墙壁挂着几幅画作,原来Jerry也把书店化身成「画廊」,墙上的是他学生的作品,作品定期更换,轮流展出。访问那天,店里播放Jazz,记者跟Jerry说:「若果闭上眼睛,我以为自己走进了清吧。」

新旧书亦有绝版书

艺术与哲学书是TOaST的「生招牌」。麻雀虽小,但五脏俱全,书架上每一本书都是经Jerry精挑细选才上架的,本本「含金量」都极高。TOaST主要售卖二手书,有些由朋友让出,放在书店寄卖;有些则是Jerry割爱,从家中拿来出售。书店同时亦有出售一手书,有不少更是Jerry专门从外地购入的。像访问前几天,他才从台湾「寻宝」回来。

仔细打量书架上的书。有黑格尔的《美学》、朱光潜的《西方美术史》、余英时的《历史与思想》等名家的作品,甚至还惊觉有罗兰巴特的《明室》(这本书不算易找)、还有曹禺的《雷雨》,这是罕有的带有插图的版本,当中更有绝版书,本本皆属精品。问Jerry会否舍不得出售,他笑说「会」。当他介绍到书架的某一套书时,更打趣道自己要不要keep返一套。现时书店主打艺术与哲学书籍,书籍以中文为主,亦有英文画册。Jerry表示,TOaST未来仍以售卖这两类书籍为主,或会加入古典文学。他又提到,近年自己的研究范畴集中于美学及当代新儒家,故亦希望将来能加入这两类书籍。

走出学院走到街头

Jerry在大学时修读艺术科目,心里对艺术却有感未找到答案,所以又再修读哲学,冀解决疑难。虽然书店开业仅两个多月,但整个概念已于七年前酝酿,到今天计划实行,只因两个原因。

近年,不少书店无论是大型连锁店如PAGE ONE,还是小本经营如书得起,都难逃结业命运,像哲学、艺术本就属较冷门的书籍,其生存空间更受挤压。而作为修读艺术与哲学的人,Jerry甚感可惜,「香港应该要有一间书店专卖艺术同哲学书,虽然两种书类相对冷门,但冷门不紧要,始终有人喜爱,那不如索性自己开一间啦。」

同时,修读艺术出身的Jerry,既有从事艺术创作,也有担任策展工作,也是香港艺术学院的老师,不久前才辞职离开学院。回想当初在学院教书,Jerry觉得自己「能做一些事情」,实践自己心目中想做的事。然而,近年学院环境发生变化,「始终学院是建制地方,在庞大的架构下,想做的做不到。」 他说。现实总带着无奈,一边厢眼见自己想做的事情未能实践,另一边厢看着自己喜爱的书店轮流结业 ,买少见少。因此,七年后的今天,Jerry决定走出学院,开一间主打艺术与哲学书的书店。

书店选址石硖尾,皆因Jerry曾于位于JCCAC的香港艺术学院(现已搬迁)教书,所以熟悉附近环境,而且租金相对便宜。但在上址开书店,与周围环境格格不入,真的有得做? 「我不是生意人,我也不知道。我开店纯粹出于热爱哲学与艺术。朋友说我店里卖的书都『唔易入口』,所以无论开在宁静还是繁嚣的地方,关系都不大。」有人说TOaST是文青书店,Jerry笑言来书店的人是文青,但自己却不是。访问过程中,有朋友来书店探望Jerry,闲聊两句,顺便放下书本,让它寻找下一位有缘人;也有在JCCAC工作的一位先生顺道经过,买走了几本心头好。后来更有Jerry的学生来到书店,向Jerry请教关于哲学书的问题。他们谈起美学与哲学的关系,也聊到黑格尔、康德、朱光潜,两人互相交流意见,记者在一旁听得津津有味。

建立艺术交流空间

TOaST一名是源于Jerry过往的工作室。「大约十年前,开了工作室TOaST。自己喜欢饮下酒,而『toast』本身又有祝酒之意,我希望自己的工作室不止用于画画,大家还可以一齐来饮下酒,交流艺术理念,分享创作心得。」现时TOaST不再是画室,而成了TOaST Books,Jerry希望延续过往的理念,在TOaST Books这个小空间里,把「toast」发酵成一个艺术交流的平台,打造小型「艺术空间」。最近,书店开始举办微型电影放映会,并请来导演来个映后谈。Jerry亦表示未来会计划举办读书会,「每期设特定主题,每次十人左右,揾artist讲下嘢,大家交流下。」他说。

在香港,开书店好比「烧银纸」。一年一度的书展于两个多月前结束,主办方例牌地在书展完结后,对外公布创新高的入场人数,满是一个全民皆「书」的热闹景象。然而,书展场内气氛好炽热,书商促销赚个盆满钵满,而场外的独立书店,却依然在狭缝中生存。Jerry明知经营书店困难,但仍敢于走出comfort zone,很难得。他表示:「难,但我有信心防,做到几耐得几耐。我想我是悲观者中最乐观的一个,乐观者中又是最悲观的一个。有时做艺术间唔中都要走出(comfort zone)一次,正如罗兰巴特说『作者已死』,也是这个意思,你必须要keep住超越自我,才有进步。」

评论功能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