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今日神州 北海貝雕屢獲獎强 傳承乏力恐失傳

北海貝雕屢獲獎强 傳承乏力恐失傳

经营珠宝贴补贝雕 改良工艺探求新生

有人说,想要借一件物品留存一段北海往事,最好的,大概是带走一幅北海贝雕画。广西北海贝雕虽经历过绚烂的辉煌、一度的没落,面临着后继无人的窘境,但在商人林雄接手贝雕厂后,改良了贝雕工艺的技术,用贝壳原色取代着色,让素材最自然的一面得以呈现人前,使这项非物质文化遗产从绝境中复兴。曾被当成国礼的北海贝雕,展现在世人眼前的,不仅是贝雕手工艺经久不衰的魅力,更是一种北海人对于文化传承的执念。■香港文汇报记者 朱晓峰 广西报道

北海与大连、青岛、汕头曾并称四大贝雕基地,但如今仅有北海贝雕尚在艰难中挣扎求存。近代北海贝雕技艺基本成熟于明末清初,目前北海贝雕技艺传承青黄不接,作为一项国家级非遗,老一代非遗传承人基本已经做不动了,林雄作为年轻一代的市级传承人不得不扛起这份传承的责任,他既是北海贝雕技艺传承人,也是北海贝雕的投资人,但他的这项投资十余年来未见盈利,不得不靠珠宝生意的老本行来补贴。

上世纪70至80年代是北海贝雕最辉煌的时代,北京人民大会堂、首都国际机场、商务部及各地许多大型宾馆都用北海贝雕画作为挂饰。在90年代以前,北海贝雕出口量稳居全国首位,甚至占全国出口总量的一半以上。

但作为一项复杂的手工技艺,北海贝雕在初期的繁盛之后,遭受了工业机械制造带来的冲击,于90年代后开始走向衰落,2004年,北海市工艺总厂濒临破产。

不惜工本改良 新技术掀革命

在广西从事珠宝行业、身兼北海市贝雕非遗传承人的福建商人林雄对贝雕画情有独钟,决定接手该厂部分设备并请回了26名贝雕技术人员。拂去打磨机上的尘埃,林雄与这26名北海贝雕人一起走上了北海贝雕的振兴之路,他对贝雕加工工艺进行了多次技术革新,不惜提高选料、雕刻的成本和难度,抛弃旧的贝雕着色工艺,所有贝雕的色彩均为贝壳原色,让贝壳纯天然、原生态的色彩闪烁于人们的眼前,并融入现代设计理念,一件件传世精品就此诞生,多次被选作国礼赠送。在传承基础上的这一变革,被称为中国贝雕制作史上的一场革命。

在2008年全国美术工艺品展中,一幅《一帆风顺》贝雕画重新唤起了人们对北海贝雕的记忆,其后《称心如意》又斩获中国工艺美术的最高奖项「百花奖」金奖,到今年3月第53届全国工艺品交易会上,《听泉图》在全国千余件作品中再夺金奖……几代人心手相传的北海贝雕,再度于历史的风尘中绽放光华。

然后,消亡失传的阴云始终盘旋在北海贝雕的头上。「再帮忙呼吁一下,真的不希望看到贝雕就在我们手中消亡。」与十余年前意气风发不一样的是,林雄一提及贝雕即充满了无奈、渴望交织的复杂情绪。

付出收入不均 手艺传承缺人

市场不愁了,可林雄却依然发愁,「现在最缺的是人。」林雄说,通过与北海某技校合办的贝雕培训基地,前后招收、培训学徒200余人,特地安排技术好的老师傅传授,但有的勉强做满一个月,最长也只有半年。

掌握贝雕制作耗时长久,尤其当付出与收入不相称时,难以激发年轻人的兴趣。一边是北海贝雕作品屡获大奖,一边是后继乏人,传承的断裂将使贝雕工艺消亡,「现在厂里最年轻的师傅都50多岁了。」林雄无奈地说。

操作台上摆放着布满贝壳粉尘的画稿、标尺、毛笔,5位年过五旬的师傅低着头,聚精会神地将一片片贝壳反覆打磨……谁能想像这就是目前国内唯一的贝雕工艺生产基地?谁能想像作为广西非物质文化遗产的传统工艺,后继仅有寥寥数人?

为传承北海贝雕技艺与文化,林雄独力投资数百万元人民币建成了全国唯一一家贝雕主题博物馆,他还多次提议建设北海贝雕人才培训基地、贝雕产业园、申请中国地理标志产品保护等,但靠他个人的确举步维艰。

北海贝雕,这大海与传统文化智慧的结晶,在经历了从盛到衰再重生后,究竟是炫如夏花,还是终成绝唱?

评论功能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