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今日神州 江南菜乡又丰收 “乐平模式”销各地

江南菜乡又丰收 “乐平模式”销各地

凌晨四点半,天还蒙蒙亮,江西省乐平市(县级市)镇桥镇高埂村的村民华保妹启动三轮车赶往附近的菜地,准备采摘肥硕圆润冬瓜、鲜嫩多汁的瓠子。48岁的华保妹说:“冬瓜不抓紧时间采摘就要坏到地里,瓠子一茬接着一茬长,晚上一天采摘,大小、口感完全不一样。现在,消费者尤其是吃素的人,喜欢口感好、健康的蔬菜,所以,我们这些菜农种菜马虎不得!”他每天要忙到八点才能吃早饭,十点准时将蔬菜送往乐平市蔬菜批发大市场装车,往返两趟之后,丰收且劳累的一天才算结束。
中国蔬菜“北有寿光(山东),南有湛江(广东),中有乐平(江西)”。乐平是中国国家级无公害蔬菜生产示范基地,江西省最大的蔬菜基地和蔬菜集散中心、价格形成中心、信息传播中心和全国最大的红莴笋供应基地,被中国园艺学会长江蔬菜协会授予“江南菜乡”。据乐平市蔬菜局统计,截至2017年底,该市全年蔬菜播种面积达34.8万亩,总产量达113.72万吨,总产值达14.1亿元(人民币,下同,约合港币16.1亿元);130多个品种包括当地特产蔬菜以及引进的荷兰彩椒、日本小黄瓜、台湾地区毛豆、广东野郎紫红茄子等,销往北京、上海、江苏、浙江等12个省(市);参与农业专业合作社和蔬菜产销协会的农户达13,000余人。

改革开放40周年以来,中国经济的自我调节能力不容小觑——乐平从昔日主要种植谷物、棉花(内地称“粮棉”)变身成为如今的蔬菜之乡;从效仿借鉴寿光成功模式到摸索出“上半年种常规蔬菜,下半年种反季节蔬菜”的乐平模式……这片土地见证了中国城乡的菜篮子变化,又在变化中靠自身探索出了一条适宜当地特色发展的致富之路。
1市场价格浮动 乐观面对失利

此趟,华保妹运送的冬瓜,不用过秤,按1,800斤计重,直接被工人分拣装车。他说:“大家都是行家,一看就知道这些冬瓜有多重,1,800斤是错不了的。我和经销商都是老熟人,一般会提前一天打电话约定装车的蔬菜品种、品相、价格。因为学校开学,食堂开火,单个100斤以上的冬瓜很是走俏,我就特意留了一批冬瓜等到长大再采摘。”

“前两天冬瓜收购价是每斤8分,因为寿光受灾,今天价格涨到每斤1角,这些冬瓜也就180元。但全国各地冬瓜种植量总体比较大,价格只有小幅度上涨。我今年种了8亩冬瓜,亩产有万斤,刨去人工、肥料、种子成本,还是赚不了钱。今年的判断有点错,应该多种点黄瓜的!”华保妹称,自然灾害、消费者的选择,会直接影响交易市场的价格,而且每隔几小时就会调整一次。他把种菜当成一门挺有意思的学问,以乐观向上的态度面对偶尔的失利。
2上半年种常规 下半年种反季

华保妹从小就跟着父亲华福寿,在菜地辛勤劳作。他说:“上世纪八十年代初,父亲分到了6亩责任田,种粮棉却无法摆脱贫困。乡领导送过来的几十元救济款,让父亲惭愧不已,决心要改变这一现状。”华父在1986年就以2分茄子菜地创下与1亩棉田同等的收入;1987年学习《科技信息报》,在2亩棉地里套种黄瓜;1994年种植反季节蔬菜,一季产值每亩2,000多元;2000年获得全国劳模称号,带动许多农民“改粮棉,种蔬菜”。

华保妹说,菜农最大的希望就是蔬菜能满足市场的要求,卖一个好价钱,而这也倒逼了种菜的走向。他回忆道:“上世纪90年代,大棚技术推广,反季节蔬菜供不应求。”他表示,乐平人从传统冬暖棚入手,引进“寿光种植模式”,一批菜农赚了不少钱。随着种菜技术推广、市场流通、物流完善,供需天平逐渐向消费者倾斜。

华保妹告诉记者,“现在,大家都讲究吃原生态的露天菜,要吃食物的味道,‘寿光模式’就不能生搬硬套。我们这里气候好,一年四季都能产蔬菜,大白菜、白萝卜挺过霜降后,还特别甜;况且,置办一个蔬菜大棚还要好几万元。在摸索中,乐平菜农形成了‘上半年种常规蔬菜,下半年种反季节蔬菜’的模式。”

提及父子之间的种菜差异,他称,大户菜农如今多以百亩规模种植,可以购买到全国各地乃至国外的品种,牵引水管灌溉,选用低残留农药和生物灯防治病虫害,施有机肥,用车子运菜,不用愁销路。“仅大棚就更新了七、八代,从自编竹架转变至连栋式钢架棚。有的公司还引进了‘荷兰模式’,采用补灯光、水帘、锅炉等现代化设施,配置物联网系统。无论技术怎么变,有一种不会变,那就是种菜人的良心。我父亲年纪一大把,有时还会在地头盯着看我喷药,生怕我弄多了,影响蔬菜质量!”华保妹说。

评论功能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