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今日神州 十年匠心不泯 一葉刻骨銘陶

十年匠心不泯 一葉刻骨銘陶

江西吉州窑人还原七百年技艺 绝妙「木叶天目盏」再现

一只黑得发亮的茶盏,内底嵌着一片浅黄色树叶,注满水后,平视茶盏口,树叶竟有「弹出」盏底之感,宛如轻舟在水面漂浮,这便是江西吉州窑的稀世珍品「木叶天目盏」。断烧了700多年的吉州窑技艺,在「外行人」伍映山的一步步摸索中,终于用柴烧工艺最大程度得以还原。「目前,我们在这方面的技艺制作和学术研究,已离传统更近一步。」■香港文汇报记者 王逍 江西报道

世界上没有两片相同的叶子,也没有两个相同的「木叶天目盏」。「木叶天目盏」又称吉州窑木叶纹黑釉瓷,英国、日本、韩国博物馆现收藏的「木叶天目盏」均被列为稀世珍宝。「桑叶通禅」,史载「木叶天目盏」的普及,与宋代吉州佛教、禅茶文化的盛行有着莫大的关系。但伴随元代统治者推行马背文化、窑工的流离辗转,吉州窑逐渐走向没落至断烧,导致史学界、陶瓷界关于「木叶天目盏」的出现缘由、制作方法莫衷一是。

专家学者们曾推断出3种烧制方法:摘取树叶,经特殊处理除去叶肉,剩茎脉沾釉贴饰于已施黑釉的盏壁;树叶反面涂抹釉粉或色粉,置于施釉盏内;湿坯拓印鲜叶后施釉,揭去树叶后,在无釉叶纹部涂以黄釉。伍映山将上述推测的实践成果与古瓷进行比较,发现釉面光泽度、树叶脉络的呈现并不一致。

千度高温煅烧留茎脉

吉州窑古陶瓷研究所原所长伍映山,是吉州窑木叶纹黑釉瓷制作技艺的省级代表性传承人。2003年,距吉州窑恢复工作已启动十余年,他担任吉州窑古陶瓷研究所所长、吉州陶瓷厂厂长,面临着厂房破败、技术人员流失、债务沉重等多重困难。他回忆道:「单位亟需转型提升,我又被技术工人认为是『外行领导内行』,就下决心从头开始。加上好面子,我就利用学术交流的机会,偷师学艺。」

经过反覆琢磨,一个全新的推测逐渐显现在伍映山的脑海里:首先,「木叶天目盏」源于吉州窑,是一座民窑,瓷器的制作途径大多是就地取材、因地制宜,与当今景德镇制瓷通用的硅酸盐体系截然不同;其次,「木叶天目盏」本身传递的就是「大道至简」理念,制作工序或许看似简单,实际不简单。

成功烧制一只「木叶天目盏」,包含着精确的把控与计算。十余年间,伍映山根据不同地区、配比的泥料,不同季节里的桑叶,不同温度、时间的火候,做过无数次的对比实验。最终还是选定了吉安当地的天然泥土,草木灰制成釉水;新鲜摘下的桑叶经过清洗,不需任何处理,直接放入釉坯,送至窑中烧制,让叶身在1,200摄氏度高温下消失殆尽同时留下茎脉,得到「最接近古瓷」的成果。

敲碎数万次货求精品

反覆尝试学习的过程中,伍映山在知名文物专家刘品三、陶瓷大师刘远长指导下,系统地学习了陶瓷的制作全过程。他又走进乡村,访问民间陶器艺人、地质科研机构;搜集瓷片标本、文献,摸索古法。随着专业素养提升,他在2014年又辞去公务,在吉安县政府的支持下,建「耕泥坊」工作室,专心研究吉州窑古法技艺,所有作品即使可获重金也不出售,以获取实验数据。

「柴窑烧制,上千斤柴付之一炬,一窑作品中难有一个成品,而寥寥成品中,更是难有精品。每次开窑时,我都会拿锤子将次品一一敲碎,估计敲碎了好几万只吧!最开始敲次品时,古代窑工『一窑生,一窑死』的悲怆感油然而生,我觉得这条道路走得很难。」伍映山说。

评论功能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