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两岸三地 “弟弟常買名牌 我穿媽媽舊內褲” 少女控父母重男輕女

“弟弟常買名牌 我穿媽媽舊內褲” 少女控父母重男輕女

(台湾11日讯)“弟弟常买名牌,我多穿妈妈旧衣服,甚至旧内裤”,新竹16岁“小玲”红着眼眶向媒体投诉父母长期重男轻女,祖父心疼孙女提供生活费,竟遭其父寄发存证信函,扬言提告诱拐,让她一度心灰意冷想轻生。小玲父母则否认指控,目前社工和校方正介入辅导。

小玲向媒体指控,她自幼跟小她2岁的弟弟在食衣住行有明显差别,父母偏心,弟弟买名牌、国中念明星私校,她却被要求读建教合作高职,因“不用付钱,还可以赚钱”。
小玲说,国中时某个夏天她得流感,双亲把她关在阳台,只给她一个尿桶;家里只有2间房,她到青春期被要求跟爸爸睡,她不愿意,竟要她睡没冷气和电扇的客厅,弟弟和妈妈睡有冷气房间,“出生性别我不能决定,一样是骨肉,为何不能一视同仁?”
小玲表示,她以为离家到外县市住校能脱离痛苦,但父亲却在她高一开学第一天就替她办退宿,她跑到台中住祖父家,祖父心疼她通勤辛苦,每月提供她租屋和生活费7千元台币(约942令吉),让她在外租屋,没想到日前父亲寄存证信函给祖父,扬言提告和诱罪。
小玲祖父(74岁)气愤说,“父母不出钱,阿公给钱有何不对?”儿子的指控很沉重,“就算真的告赢了,孩子要回去吗?”小玲则说:“向记者投诉自揭疮疤,只希望父母听见我的心声,盼能早日脱离苦海。”小玲父亲(45岁)向记者表示,女儿得流感被关在阳台,是因妈妈不知道怎么办,又怕家人被传染才暂时隔离;衣服也有买新的给女儿、要小玲读建教合作高职是因她成绩不好,对姐弟俩没差别待遇,也没有重男轻女。
小玲父亲强调,他担心女儿的安危,自己的爸爸已侵犯到他的监护权,寄存证信函只是想要女儿回家,就既往不咎。小玲母亲(48岁)说,小玲正值叛逆期,曾对她说“妳是站壁的(妓女)”、“要找人打弟弟”等语,还偷钱才打小玲。但小玲否认有上述行为。
记者到小玲曾就读的国中查证,一名老师指,曾看到小玲穿短裤露出的小腿有一条一条瘀青,才知被家长用竹扫帚打。
台中、新竹市社工单位接获医院通报,但社工访查后,认定未涉家暴、虐待。小玲父母都是公教人员,小玲就读的学校曾邀父母、祖父多次协商,但彼此无共识。
儿福联盟中区办公室主任林武雄建议,应请专家提供建议,避免少女受委曲或父母被冤枉。律师刘正穆说,小玲祖父只被动提供处所,且有亲属关系,没有主观诱使孙女脱离家庭的犯意,

评论功能已关闭